就是整条北溪一号管道不把气漏完、也没什么可做的了。泄漏的甲烷量占丹麦一年碳排放的32%。丹麦是减排最积极的国家。甲烷对气候变化造成严重影响,在排放初期是二氧化碳的25倍,随着时间推移,排放后的二十年内,会是二氧化碳的86倍。这就是为什么气候变暖极地冻土层融化会进一步加剧气候变暖、因为冻土层里有大量甲烷。

就很想爆粗口。Fuck。这么多人做这么多努力在减排,在试图拯救人类,为权力欲望所夺舍的疯子们一次次把这些耗费了那么多时间与力气的努力瞬时化为乌有。

我妈打电话过来问我个人信息,说村委会每家发表让填,具体到在哪工作,是否婚育。我问干嘛用?答不知道反正都让填。此地踏马的狗逼们!什么踏马时候死光!!傻逼艹!!!

偷朋友圈帅男图去忽悠我妈,手抖不小心点了个赞还被发现了,老脸一红🙈🙈🙈

朋友和老公在南非各种嗨,我们在国内各种核酸,真踏马棒

泽连斯基对俄罗斯的讲话。丘吉尔级的。

我现在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把有限额经济用在快点参加培训进入工作挣钱钱

梦见我姐要把我拉去屠宰场做成馅儿,梦见年轻的我妈抱着小时候的我说,地球现在是最危险的地方,一定得走的(坐飞船离开地球)。这次没能走等下次。

乌军反攻直逼巴城。我:卧槽,硬仗来了。第二天:巴城已拿下,市政厅升旗。我:???
乌军开始攻打库皮扬斯克。我:好戏来了,伊久姆要被包围了。第二天:库皮扬斯克城西已被乌军占领。我:???
昨天:乌军已到达伊久姆城下。今天:伊久姆已被乌军解放。我:???
昨天:乌军向红利曼方向反击。今天:红利曼已在乌军控制之下。我:???
海戴:乌军已到达利西昌斯克城郊。我:???
听说整个卢甘斯克的俄军都要跑路收缩防御顿涅茨克。我:???
这个中秋到处都在封封封,伊利封出人命,贵阳哀鸿遍野,我唯一的情绪支持来自遥远的乌克兰。我说过,我不羡慕乌克兰人有多少外援,我羡慕乌克兰人可以战斗。

高新区终于解封了,不过其他区没有。公共交通也没恢复,所以,作用不大。

我们高新区特别棒,市级没让封,自己封自己。现在要逐步解封,自己估计也拿不准该怎么解,于是乎:2000万的规上企业凭证明可以出小区上班。小企业没纳着税吗??死活不管。敢情儿病毒也分规上不规上了,牛逼

一个工作体会,如果一个公司招了你,说明你是他们在这个薪资范围内能找到的最好人选,你的能力绝对在这个岗位之上,所以自信点,你就是最优秀的人,公司配不上你。(而且就算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有本事公司找一个跟你一样优秀还便宜的人啊,找不到是吧,那就再次验证了这个结论。)

今天在豆瓣看到一个友邻(忘了是谁了)说“按时上下班,不嫖不赌,休息时间正常娱乐消费的年轻人,在其他国家都叫社会中坚力量,在中国叫躺平。”
寻思着说得特别好,过会想转给朋友看,发现已经被锁了。
所以“躺平”究竟是什么意思。有清晰的定义吗?似乎讨论的空间都没有。似乎这个词的出现必定要唤起人们对好逸恶劳的厌恶。
这种官方指定的厌恶情绪是否真的和实际行为相配套呢。显然并没有。语言只作为情绪的按钮,触发群众的抵制。
这些名不副实,张冠李戴,偷换概念的操纵按钮无处不在。好像一提修例条例,不需要深究内涵,就是“港独”了,还有各种“寻衅滋事”,“颠覆政权”,“拜登打牌”,“境外势力”,“极端女拳”等帽子。过程模糊,甚至没有,审判台上已经跪着插着板子,带着白色高帽的人民敌人。你不需要思考,只要安分地扮演丟臭鸡蛋烂菜的看客。
相反,也有一套伟大光明正确的话语,架空了内涵,随时可以让需要的人物登上领奖台,接受鲜花和奖章。
这样的政权控制了人们如何思想,如何情感。也一直有人忠实地像提线木偶,扮演着指定扮演的角色。

其实清零也挺容易的,停了核酸就行了。无症状安安生生儿自个儿好了,非得核出来拉走。感冒怎么清零啊感冒??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