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很多中国人的固有观念里只要不是集体拉去毒气室洗澡或者一排一排挨枪子都不叫“种族灭绝”,毕竟很多人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低,就算没有尊严怎么赖活着都不是问题。但这样的句子:“断其根,断其源”已经很恐怖地点明了本质。官媒对“人权”概念不断地妖魔化、历史书也不更新国际社会集体签署的对“种族灭绝”的最新定义(中国也是签署国)都造成这种过时的、错误的认知。

《The Art of Symbolic Resistance: Uyghur Identities and Uyghur-Han Relations in Contemporary Xinjiang》

1995年时,和田一位伊玛目在五千人的主麻集会上呼吁群众不要把孩子送去madris(宗教学校),而是要好好上世俗的公立学校,学好科学知识。结果伊玛目被逮捕,民众抗议,镇压造成两人死亡。

放在今天的“严厉打击宗教极端”narrative来看,这位伊玛目根本是“爱国宗教人士”了,但在三十年前却被送进监狱,有点猜不透他们的治理逻辑。那时候的民间情绪是“统治者故意不让维吾尔人受教育以保持愚钝。”

《We Uyghurs Have No Say》 

伊力哈木教授和达赖喇嘛尊者是同等水平的人物,这番情真意切之言也值得一个诺贝尔和平奖了。希望可以见到那片土地独立自由后他做总统的那天(学者或者作家在和平演变后当上总统在东欧和南美都有先例)

劳教劳改/方舱/精神病院/集中营,能绕过法律让人强行失踪的institutions都是一脉相承的系统。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