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其实在我以前对新疆的状况完全不了解时也疑惑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少听说已经移居新疆两三代人的老新疆汉族人会说维语的?当然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殖民”这个滤镜去看待那个地方所以这个小小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没有深究。其实看过伊力哈木教授的文集就知道,他从来没有煽动过分裂和独立,他只是很直白地点出,中国宪法里关于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法律是假的,“双语教学”是假的,“尊重少数民族文化”都是假的,他只是要求真正实行字面上的法律(同样的污蔑也出现在尊者达赖喇嘛上,我后来才知道他也是要求真正的自治权罢了,把他们的文章和演讲全部删光后怎么说都行。)用加拿大魁北克作为对照,如果中国是一个正常国家,在新疆的所有学校都要上维语课,包括定居下来的汉族孩子;当地公共服务以维语为主;在新疆久居的汉族人都会基本的日常交流维语,等等。

@superdaenis emmm,其实民众是有自发学习的,很多二代三代汉人是会说一些简单日常用语的,比如吃饭点菜这种场景的日常交流是没有问题的。没有人鼓励这么做,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么做能去吃到那些不会说汉语的老板家的美味,很多事情并不是政权想做或者不想做就能实现的,但活动空间也只是在夹缝中求存罢了。

@superdaenis 西藏也有類似的問題。89年以前移民西藏的漢人一般多少會學習一些藏語,後來移民西藏的漢人基本上就沒有人學習藏語了。包括一些住在西藏的漢族文青,將西藏文化他者化、東方化。(西藏作協的主席扎西達娃就是一個完全不懂藏語的藏族人,只能用漢文寫一些神秘化西藏的小説。)但西藏和新疆在很多方面有區別。新疆的流亡團體沒有構建出比較清晰的法統、比較類似于流亡港人。相比之下,西藏流亡者的法統很清晰,這對境内藏人的處境也是有好處的。至今在藏區仍然有比較完整的9年藏文教育體系。我曾經花過一些時間閲讀這18本教材,感覺政府是試圖在藏文化内部構建一個對標漢語世界五四新文化的現代藏文教育體系。(中港臺新馬的現代的漢語教育體系基本是五四新文化體系的後代。)但這種體系構建并不是很成功。在五四漢文化中,推倒了原來以忠孝、三綱五常、經史子集為中心的文學體系,建立中華民族主義、中華愛國主義的語文課體系,對應在西藏就是排除佛教文學、以及印度梵文文學的藏譯傳統的影響去建立一種藏文的新文化,但藏文如果剝離了佛教、梵文學幾乎就剩不下什麽了,更何況這種新文化并不是藏語世界内生的。

@superdaenis 也必须承认一个事实,既藏文文学史的深度和厚度都不是维吾尔文可以相比的。藏文文学史有1400年左右的历史,往上还可以进一步追溯到印度的梵文文学史,可以说是世界中世文学中最重要的传统之一。藏文文献的量也是大得惊人,比汉文古典文献的《四库全书》《道藏》《佛教大藏经》加起来还要多很多。

【大回放:答无耻贱人昼寝堂对我的下作污蔑】@zhouqintangzhuren

无耻贱人昼寝堂,身形窳劣,神志卑鄙,气性阴湿,貌丑,心更丑,浑身上下无一不丑,是个十足的下作玩意儿!

这个贱人本是同性恋,不但从前追男生时失态已甚丑陋不堪,又找女朋友当幌子给别人造成各种精神折磨,还在网络上真丫鬟恶心暗恋假公子,搞些“支那文宗昼寝堂”暗中对仗“蒙元逸民游牧斋”的鬼东西,屡次悖逆正道,阴险诬蔑,左右倒贴,恶心至极,刷新下限!真是没有一点人品,没有一点脸皮!

同性恋没有一点错,但昼寝堂个人大错特错!这厮不仅败德乱行,给这个概念抹黑,更为丑陋的是,这厮非但无半点自知之明,还口口声声“骚零娘受价贱如土”三六九等不绝于烂嘴,令我们圈外支持多元主义的人都目瞪口呆!

答贱人昼寝堂对我的下作污蔑,久已公布,正道拍手,以为金刚巨锤。其种种污糟无耻行径,全部记录在案,永供欲察是非者鉴,永不能逃脱天地正义之谛视与审判!请转链接:@Suianshi

【大回放:答无耻贱人昼寝堂对我的下作污蔑】@zhouqintangzhuren

无耻贱人昼寝堂,身形窳劣,神志卑鄙,气性阴湿,貌丑,心更丑,浑身上下无一不丑,是个十足的下作玩意儿!

这个贱人本是同性恋,不但从前追男生时失态已甚丑陋不堪,又找女朋友当幌子给别人造成各种精神折磨,还在网络上真丫鬟恶心暗恋假公子,搞些“支那文宗昼寝堂”暗中对仗“蒙元逸民游牧斋”的鬼东西,屡次悖逆正道,阴险诬蔑,左右倒贴,恶心至极,刷新下限!真是没有一点人品,没有一点脸皮!

同性恋没有一点错,但昼寝堂个人大错特错!这厮不仅败德乱行,给这个概念抹黑,更为丑陋的是,这厮非但无半点自知之明,还口口声声“骚零娘受价贱如土”三六九等不绝于烂嘴,令我们圈外支持多元主义的人都目瞪口呆!

答贱人昼寝堂对我的下作污蔑,久已公布,正道拍手,以为金刚巨锤。其种种污糟无耻行径,全部记录在案,永供欲察是非者鉴,永不能逃脱天地正义之谛视与审判!请转链接:@Suianshi

@superdaenis 中共甚至不能容忍一个地区的方言能拥有“在学校上方言课、用方言授课、允许学生讲方言”的地位,何况维语……

@superdaenis 唉,其实讲魁北克也是会让一些人感觉很糟糕的类比。我们读加拿大原住民问题的时候就会看到,本地人及其反感政府以魁北克为例鼓吹加拿大的多元主义价值观,因为能获得权利的只不过是另一群殖民者罢了
不过如果把观点发挥到另一种极端也罔顾了事实,因为即使在民主国家,原住民争取权利的运动激起声势也是1980s以后的事。美国原住民在1968年捎带着参加民权运动之前,都没有公民权。而彼时的中国,毛泽东已经代表汉族向“少数民族”进行了正式的道歉,“民族平等”写入了宪法,而在另一些领域,比如五大民族可以有用本民族语言授课的义务教育体系和大学、本族语言的电视台,则至今很多国家现在都没有做到。例如即使是现在真正实行了双语教育的地区,其民族语言的课时也高于台湾推行了近三十年的原住民语言课的课时(以后当然就难说了)
本学科里的很多人抱着希望民族立法能随着政治开放与时俱进的愿望,天真的以为即使走得慢,应该也会永远前进。现在完全把以前的路线批倒批臭,怕又要进入另一种可怕的境地,因为洪水之后,大概率弥漫的是新自由主义的逻辑,那对于弱势民族更是敲骨吸髓

@basinborder 我写的时候也想到讲法语的人群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原住民,不过这样追溯下去又要另起一篇长文。我只是想说明在一个国家里有某个区域主要使用与其他大部分地区不一样的语言也不是多可怕的事,没见哪个魁北克人不会说英语的。

伊力哈木也提到这个逆向潮流早在七五事件之前就有了,他有抨击这些学者非常不负责任(忘记叫什么名字,总之主张取消中国的民族成分,学习美国一样“大熔炉”),其实是掩饰的大汉沙文主义罢了。

@superdaenis @basinborder 說的是馬戎吧,鼓吹第二代民族政策的代表人物,好笑的是他自己就是回族。

@superdaenis @basinborder 中国的民族身份其实有点像是户籍制度的延伸。跟苏联式的民族制度一样。

@superdaenis 呃,我觉得需要补充一下:“没见哪个魁北克人不会说英语的”大概仅限蒙特利尔以及部分魁北克城地区,其它地区真的很多人不会说英语。魁北克不是一个好类比还有另一重原因:当地政府也在把推行法语作为政治杠杆,以及造成了对非英法母语的外来移民的倾轧。比如之前疫情刚开始需要通过紧急法案让所有消毒洗手液都能卖,因为按当地法律商品上没有法语标签不许卖、购物网站没有法语版不能提供网购等等。全英语办公的公司也(理论上)必须给员工发法语键盘。移民必须法语过B2(Upper Intermediate level),而且移民的小孩必须读法语学校(没记错的话好像父母是加拿大其它省出生的也是一样)。

@phyllisluna 你说的很对!其实魁瓜早期鄙视不会法语的外来新移民,特别对华人大陆移民也蛮有严重的鄙视!而且魁瓜算加村里的巨魔级省…毕竟至今还要继续拓展独立事业hhh。
我姐姐属于魁瓜早期移民,大概润了二十多年了。她当年为了能在魁瓜扎根生存,又不得不自学了法语。虽然多一门语言多一门技能,也多一条路子……但是这种被迫学习,如果不学就会被鄙视的心情真的很不爽。不过魁瓜据说这几年不错,反正我去的时候氛围感觉比我姐姐当年形容的要好……不过也可能我主要在bc上学活动,魁瓜去的少…都是学校放假去姐姐家度假休息,以及我姐姐主要在蒙城活动。

@superdaenis

我好奇有没有维吾尔家庭收养汉人小孩的故事。
如果有,这会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谁影响谁,怎么影响?

@takeshi 现在我不清楚,总归有这个可能性。我知道清朝的时候有,《Land of Strangers》这本书研究了清末左宗棠湘军镇压新疆时吐鲁番衙门里的档案资料,维人与汉人之间的一些官司纠纷能反映当时的一些社会关系。一般来说收养了汉人小孩后就是取维语名字、说维语,也就是维吾尔化了。(但也有一个案例是汉人女性打官司告养父母,原话称“我本汉人”,她主要是为了能嫁给一个湘军军官返回内地。)

@superdaenis 听国内做社会语言学相关的老师随口聊过,西藏大学似乎是有要求学生毕业前藏语达到一定标准的。不过这应该是当地对外地大学生融入的要求,而非从上至下的政策。

@superdaenis 我知之有限,但确实耳闻藏区也有类似的问题。

@superdaenis 这甚至不能成为问题,因为宣传方向是大肆鼓吹“书同文车同轨”功德无量。那么思考这个问题就会变成,这是开倒车。or 为什么你们想要维语,有什么居心有什么企图?

@superdaenis 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区大都有这样的问题,去年夏天的时候还有对于内蒙地区蒙语教学改革的事情发生。把蒙语的课本都改成汉化版本的,要逐渐减少蒙语的教学课程,逐渐更换蒙语教科书。为了反对学生们都不去学校上课,学校们把学生们都关起来,有很多人为了反对自杀跳楼,但是也没有造成什么特别大的水花。还有非常多的蒙古族明星出来发声,微博各种炸号。最后以ccp以家长工作事业和小孩未来相要挟最后不了了之了。
那段时间之后网络上有很多蒙古语相关的书籍都下架了,甚至连蒙汉字典都很难买到。

@superdaenis (还要大量引进会少数民族语言的移民)

@superdaenis 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为什么要和魁北克比…讲法语也不是就尊重当地文化了,真要不虚伪应该全民了解indigenous people and first nations文化、为殖民和种族清洗道歉和赔偿、归还土地。大家总把加拿大当天花板,也太可悲了

@superdaenis 在我完全不了解新疆状况之前,我也曾经是个准大汉族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甚至并不相信导师说的“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直到我认识了越来越多来自新疆的汉民同学,看到了他们说起家乡的事件时那种欲言又止的表情——是的,是汉民,是的,没有语言,只是表情——于是我才开始明白,导师想说的那些,都是对的。

@Akazie @superdaenis
突然想起來 小区旁边新疆人开的兰州拉面店 已经好几年没见过 在 斋月节 关门 过节的情况了。不清楚 是不是和这些有关系。之前十几年 每年都会换一个月 过节的。

@SchrodingersCat @Akazie 绝对有关,不知道你指的“新疆人”是不是特指维吾尔人,如果是维吾尔人敢封斋被人知道了基本上直接消失。我朋友在东部沿海城市的斋月期间吃兰州拉面的亲身经历(那个老板一家是回族人还稍微敢偷偷摸摸庆祝一下):我朋友吃到一半还没吃完就被老板客气地请走了,说是提前打烊,然后把大门和窗户全部关上遮得密不透风,店员们在里面念经开斋然后一起吃饭之类的。如果是在新疆,斋月期间会监控每一户人家是否有在凌晨四五点开灯的(封斋指的是日出到日落之间都不能进食喝水,所以需要在太阳出来前吃喝一顿)被发现开灯=封斋=“极端宗教分子”。

@superdaenis 我最近幾年總是聽到說我們這裡的人去新疆包地種棉花,說很賺錢(相對於他們的原有收入),我以前衹是有一點點奇怪,但是並沒有深想。還想:也許那個地方真的地大物博,地太多了,沒人種?直到這些天看到新疆的這些信息,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有這麼賺錢的機會?新疆本地人自己不會去抓?而是讓千里之外的漢地人去。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