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如果看一些揭露和分析这些深层系统的书,比如规模庞大的集中营的运作、财政黑洞深渊的兵团体系等等,学者们得出的结论都是这些都是不可持续的。Nury Turkel写他在华盛顿游说和吹哨多年的经历,美国政界对正式判断针对维吾尔族的行动为种族灭绝也是犹豫不决,当中还受到很多跨国公司的阻力。我想说的是:中国之所以能理直气壮地作恶这么久全靠“财大气粗”,而这个财全部是带血的。在制度设计上不可持续的系统依然持续了这么久,就是靠吴粤不断地输血。很多不是出生在兵团系统也没有移居和殖民新疆的汉族人也许可以安慰自己没有直接的原罪,但是在这个本身就以“低人权优势”为基础而发财的国家里过上了体面生活的人背后就有很多看不见的“低人权”族群的血泪(也不仅仅是维吾尔族)。如果整个国家一直在带血的GDP上不断增长或许这个体系可以千秋万代下去也说不定,无奈偏偏出了个天降伟人自断财路。中国陷入衰退和贫困对这些受难的群体是好事,因为这个不可持续的系统失去了外部输血后终结的那天或许就近了。那么之前享受过红利的人群现在遭受失业和贫困或许是因果循环的一种。像美国南方黑奴种植业一样,带着血和罪的财富终究是要偿还的。

@superdaenis
習近平當然不會等到2027年再次換屆,必然在2025-2026年之間發動戰爭,以後就永遠不會換屆了,確保中華民族和全球華人在偉大復興的軌道上,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最終在自己的特殊世界中永遠勝利。對於大蜀民國和世界的其餘非中國部分,無非就是林肯總統的名言:我們殷切地希塑,熱忱地祈禱,但願這戰爭的重罰會很快過去。可是,假使上帝要讓戰爭再繼續下去,直到二百五十年來奴隸無償勞動所積聚的財富化為烏有,並像三千年前人們所說的那樣,直至被鞭苔所流的每一滴血為刀劍下流的每一滴血所償付為止,那麼,我也只好說:「主的裁判是完全正確而公道的。」

@superdaenis 这其实是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在腊肉之后,走到台前的ccp领导人其实都是实用主义者。在他们看来,封闭和再教育都是为了让活下来的人活得更好的善举,是一个expenditure,而不是investment,roi丝毫不重要,因此这个东西一直能够持续,直到共同体崩溃那一天(which你我都知道很难有这一天。很多文科键政逼很难理解这个逻辑。

@superdaenis 應該說南人、藏人、維吾爾都正在遭受以北京為中心的寄生於華北肌體之上的權力中心野蠻的殖民剝削。這是一種帝國式的隱蔽而高效的殖民,殖民軍隊利用江浙粵經濟殖民地的財力鎮壓邊疆殖民地,佔據臺灣亦有將其納入經濟殖民地的打算。自古以來帝國中央極權便是靠中原江南出錢,邊地民族出血的模式維繫脆弱的統一。由此看來,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只有諸夏脫離中央而獲得真正之獨立,自己主宰自己的命運,在獨立之基礎上效法歐盟形成各自由邦合作之共識。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