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防火墙”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复杂的网络审查系统。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和在线业务的蓬勃发展,言论受到控制,异议被压制,在官方共产党之外进行组织的企图很快被杜绝。
《中国防火长城》全面更新并首次以平装本形式提供,它涵盖了詹姆斯·格里菲思接触防火长城以及生活在它周围的政治家、科技领袖、持不同政见者和黑客的故事。新章节涵盖了武汉首次爆发 COVID-19 的信息压制、应对新疆迫害活动及镇压香港雨伞运动的洗地信息战。
bloomsbury.com/uk/great-firewa

我对群体内部的 power dynamic 非常敏锐。每次我忍受不了某个小团体,都是因为有几个害群之马,热爱论资排辈,看人下菜碟。说话只Q那些表现出来有点钱和地位的。开口就是,“大佬牛逼”“X师不愧是拆二代”“金领果真出手大方”“给CEO爸爸跪下了”,然后对群体里年轻的、暂时没那么光鲜的,几乎不搭理。我知道嫌贫爱富巴结权势是人之天性,但是看到一些前反贼也这样,还是略失望。

一个小型社群的良性运转,需要有很 fair 的人。"Fairness"在心理学上指: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按心里那一杆正义公平之称去行事。(Treating all people the same according to notion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not letting feelings bias decisions about others; giving everyone a fair chance)不知道是不是文化差异,在中文世界,我们很少用“公正”来形容一个人在社交中的好品质。导致我以前也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概念。

我这一两年又看到了很多我欣赏的很 fair 的人(多数是女性)。Ta 们不管别人是万粉小网红还是佛系冲浪的小透明,也无论别人是什么职业、背景、处境,都付之以同样的善意,不偏不倚,'according to notion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这也是为什么我还能坚守着“简中同温层”这个认同的理由。群体里往往不缺聪明人,不缺有共情能力的人,不缺资源、热情、实干,但 fairness 真的比想象中重要,也更稀缺。

不管今天官方怎么用力去抹掉海豚大叔的痕迹,都是白费力气,大家都记住了。

动物园就不会给熊猫喂板蓝根,同理,大家也没见过大人物打国产疫苗,对吧。

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没有看到微博流传的一个微信截图,说有个女孩子是留学生,花了爸爸信用卡的钱还要骂爸爸多管闲事。

昨晚热搜第一了。还去采访了当事人,说当事人知错了。很无聊的一个事情。

比较可怕的地方在于,有人挖出了她的 telegram 帐号,说她恨国、轮子。她之前在青岛因新冠而隔离,然后翻墙逃跑的事情也被带出来。

她在 telegram 说,原话,自己在墙国坐牢坐了23年。

两个闺蜜去游玩了台湾,回来时常处于神游状态:你们要不要我?我可以马上打包出发,不打包也行。
一位我关注的博主游玩了台湾:这不就我们县城嘛。
我觉得要武统的人,都是后面这种,倒不是说这位博主有武统的言论。眼里没有人的人,更在意这块地的归属,把人附属于地。2千万人在那里舒舒服服的过他们的日子,这里一群人必须按头让他们服从于天朝这个操蛋政府。说这是原则问题。那块儿地,你没有建设过,生活过,哭过笑过,凭什么那成了你的原则问题?你是要把祖坟迁过去吗?

諷刺性太強導致我現在下巴還沒合上,咱牆國國歌創作者田汉是在被国民党拘捕狱中把歌词写在烟盒锡纸上讓人帶出去的,一個左派革命精神這麼強的人在30年後坐了共產黨的牢,而且是遭致非人折磨離世。
而且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批判的,「1963年12月12日,毛泽东针对文艺界问题做出批示:“各种艺术形式 — — 戏剧、曲艺、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这一番话,将当时主领文艺工作的田汉一竿子打成了“死人”。」

這段歷史真是怎麼挖都挖不完,你以爲你看到一個很慘的死法,其實比這上千倍沒人性的死法都被埋了,真是和人類文明背道而馳的一幫畜生東西。還能給文革洗的人真是豬狗不如...
medium.com/birthday-paper/1968

《小晖一思|网友反映,自家宅基地昨天突然批下来了》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很多农村的朋友们受惠于欧金中的那几刀,于是终于能建新房了,这样的推动,是欧金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可见鲁迅先生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在我们国家,任何一点推动进步,都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甚至要有人以生命为代价,才能引起警醒进而改变。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我朝明明已经加速到了鼓励生三个,落后的外国人脑子里还是计划生育:0520:

外:中国是不是只允许生一个孩子?
中:那是以前。现在鼓励生三个,因为人口不够了。
外:你们多少人?
中:14亿。
外:我国人口才200万多……
中:年轻人不够。
外:所以就是很多工作没人做?招不到人?
中:也不是。很多岗位要求30岁、35岁以下。
外:这是年龄歧视啊,再说,不是说人口不够么?
中:对,只想要年轻人,所以不够。不仅年龄歧视,而且还经常性别歧视,不要女性呢。
外:为啥挑性别?不是年轻人不够么?
中:因为女性要生育,休产假不能工作还要领工资。
外:但是,不是人口不够么?不生怎么来的人口?
中:目前的解决方案是降低受教育水平。
外:………………

我大天朝自有国情在,就不信搅和不晕你们这帮老外!

#我好像又辱华了

说起来,我不喜欢和人在网上谈论时政、社会新闻的原因之一,是我所看到的许多言论,下结论都非常轻率,甚至可以说是草率。
工作原因,我算是接触过一些各个层面三教九流的人,其实真实的生活在现实生活的人,都是立体的,甚至可能是自相矛盾的。
我曾经见过一个小辅警,大专毕业被家里安排拿到这份工作,两三年前,在西南某个县城,一个月工资不超过三千块。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非常非常讨厌他,因为他见到我和朋友第一句话,就是问:“你们女人干这种工作,有什么意思?”
之前曾经有个讲女德的什么什么班,他是拿那个当圣经的。
我当时就很烦躁地跟盆友说:这种人执法,我都能大概想到是什么样的鸡飞狗跳。
如果只是简单描述这么几句,大概在微博上这个人已经被骂死了。
实际上到了第二天,我和朋友也已经受不了他的言论,不想再看他了。当时的制片是联系人,说已经说好了再坚持一天。
于是第二天我和朋友就又跟着他在街上晃,我们不想看他于是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他累了就坐在旁边啃冰棍儿。
突然之间,他扔下冰棍儿就窜了出去,当时我和朋友都是懵的,直到他和一个人打起来我们才发现,那是一个小偷在用刀片划一个小姑娘的包。我确信他不是因为我们的工作而表演给我们看的英勇,是真的出自本能反应。
不得不说西南的民风很彪悍,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小偷敢在街头拿着刀片跟辅警打架,那个辅警手腕被划了非常非常深的口子,真的是血如泉涌,到医院缝了八针还是九针,但是这个一个月只拿三千块不到的小辅警非常开心,因为“今天干了一件大好事,保护了一个小妹妹”。
就在我几乎对他改观的时候,他扭过头又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你看,女人就是要靠男人保护的。你们这种天天在外面晃荡的女的,就应该找份安稳的工作。”
我当时真是啼笑皆非。感动吗?感动不起来。生气吗?生不起来。
这个人,我只要截取他上述事迹中任何一个片面,都足以让他在网上被骂死或被夸死,然而真的接触到他真人,又能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我只能说,我得到的结论是,他是个自我逻辑内在自洽的,很讨厌的还不错的普通人。
我只接触了他两三天时间,所得到的也只有这么浅薄的结论,以后他还会变化,今年拿三千块他可以很满足,两年后还拿三千块他有可能就会对这份工作生出抱怨;今天他救了一个女孩子很自豪,也许三五年后他仍能维持这种良善秉性,也许三五年后他混成了老油条,可以对这种小罪行视若无睹,谁知道呢?
单单一个普通的人就可以这么复杂,所以单凭网络上几句简单的描述就去判定国家和社会完蛋了,人类完蛋了,这个人不行,那个人是极度邪恶的,是不是太过轻易草率和自以为是了?
也因为这个人,我总会在自己下结论的时候警惕一下自己。

怎么说呢,你大上海一出奇葩行政事,网友一副「这可是全国最好的省份上海」震惊语态和表情,说得好像你大上海行政管理挺行的样子,你大上海行政挺行全靠周边省来衬托,不要忘记大家都活在ccp统治下毫无人权,只有随时被清理的低端人口,管你是不是大上海人呢。

俗话说:明明有现成的路,非要摸着石头过河,你这一摸,几代人的人生就过去了。
千禧年前后好不容易要摸着点岸,如今小学鸡又要摸回去了。

Show older
Mastodon 🐘

Discover & explore Mastodon with no ads and no surveillance.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on Mastodon: links, pictures, text, audio & video.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Hosted by Stux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