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昼工作室|找到那个“偷外卖”的女孩》

中秋节前一天,还处在封控期间的成都高新区居民楼里,一个住在群租房的16岁女孩正在为食物发愁,最终她拿走了两份不属于她的外卖。原本,女孩只是成都500多万租客中的一个,在人群中辨不出面貌,叫不出姓名。因为两份偷来的外卖,她得以被身后的都市看见。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前几天用excel画图的时候有两组数据实在差得太多,搜了半天最后把纵坐标改成对数。今天看了央行的这个图,我还是太naive了
#和央行学数据处理

【黑龙江佳木斯社区防疫工作人员将大米、鸡蛋扔进垃圾桶 官方通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发文:9月25日,网上传播防疫工作人员倾倒大米。经调查核实,红旗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发现有居民未按防控要求私自转送大米和鸡蛋,认为外来物资有传播病毒的风险,出于提醒居民安全防疫的目的,将大米丢进垃圾桶,将鸡蛋捣碎,并拍摄视频。
目前,已对涉事工作人员进行严肃批评教育,对相关领导启动追责问责程序。我们将举一反三,认真整改,特别是强化对一线防疫工作人员专业防疫知识技能培训,严格执行国家相关防疫政策,坚决打赢疫情阻击战、歼灭战。(黑龙江日报) :sys_link: 3g.k.sohu.com/t/n636768747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M7xVFBj5C

#搜狐新闻

看台湾译书经常感到一种清洁……相比之下中国的中文已经被政治口号和军事词汇污染了太多,就像走在街上总会看到红色横幅一样,我们的语言里也拉满了红色的横幅。

網名@春江晴空 的網友在微博上發的求助帖
「张恩旭(网名 亚明 和 在苦难中起舞),2005年4月15日出生,生理男性,实际是女性,正在吃激素药物。她现在在合肥八中高三重点班,同时也是全国化学联赛二等奖。

她之前被她的母亲拿着尖刀刺入骨髓(字面意思),造成部分残疾;他们家做过找一大堆亲戚轮流24小时大声对她辱骂,剥夺睡眠,持续数天,试图让她猝死的事情。」

「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想调解以后送回“家”去。

合肥瑶海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的警察至今(下午6点55分)仍然认为这是家事,不肯医院鉴伤,和稀泥。之前类似这个情况的,我知道的只有17个人,没有人还活着。她们全部被“调解”回家,全部在家里死去了,全部排除自杀和他杀,全部没人在乎。」

原博主希望網友們可以向公安局打電話求助。但我覺得警察在我這裡沒有任何的公信力。況且在這樣一個仇跨的社會氛圍中,就算警察真的知道有跨性別要死去了,也不會在意的。
不知道象友們有沒有其他幫助這個姑娘的方法?

伊朗抗爭者快速利用短tee蒙面的教學

不妨學習一下,或者哪天就有用了

#橙雨伞 微博:
#性别暴力零容忍 // @管鑫Sam :通报终于等来了。建议以后的通告慎用或不用“感情纠纷”“协商不成”这类话术。即便是单方面执着骚扰而对方不同意,又或者分手了一方仍不死心,再或者求而不得,套进这个“公式”好像也“没毛病”,但听起来就有“双方都有责任”的暗示性,而成了不少人恶意演绎的基础。
- 转发 @中国新闻周刊 : 【 #上海警方通报持刀故意杀人案 】 @警民直通车-浦东 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通报,9月22日上午,浦东新区祖冲之路居里路口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民警在群众协助下迅速抓获犯罪嫌疑人魏某某(男,31岁)。
经初步调查,犯罪嫌疑人魏某某因情感纠纷于9月21日由外省市专门来沪,于次日上午与被害人林某某协商不成持刀将其杀害。案件发生后,浦东警方立即开展全面调查,固定相关证据。浦东检察机关已提前介入。目前,警方已向检察机关提请对魏某某批准逮捕。
警方表示,对严重暴力犯罪始终予以坚决严厉打击,切实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M7oEqjsL9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这句话也送给那些说高彦之死的热度盖过了艺校性侵和上海杀人是男同在欺压女受害者的女权们。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这句话没错,而且你们的记忆也没有任何威慑力,和屁差不多。

今天听到一件事情。一个南京的小姑娘,从小到大一路名校。研究生读完回国在上海很好的企业找了工作,但是她爸爸觉得上海太远了,硬是找了关系把她的被录取改成了没通过。最后她回了南京工作。我听了感觉挺不是滋味的,一来这过去好些年了其实姑娘本人还不知道,二来看了几年新闻的我竟然一点也不意外中国家长使这种手段。

t.me/tech_helpdesk/21476 ”如果你喜欢头巾,你戴上很美,那没什么,但有选择权才是最重要的”、“你不在伊朗,你为什么要发声?——因为ta们(牺牲的人们)已经不能发声了。”

因为这条视频来源是微博,我也就点进原链接看了一下。嗯,不出意外,微博里的视频已经被删了,然后下面的评论里除了声援外,还有许多“感觉是颜色革命”、“知足吧,看看阿富汗都只能露俩眼珠子”、“她们剪头发不会被老公打吗”以及”把中国女拳送去伊朗”。

这样的两足生物真的是“人”吗?

对哦,如果伊朗头巾革命发生在中国,那么中国女权第一件事做的就是揪出女性内部不肯摘掉头巾批判头巾的“驴”来血祭“女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微博人会聊。

工资只发“最低数” 加班月月超极限 - 权益 - 中工网

#工资 刘先生说,他在一家私人的汽修店当汽修工。当初,老板信誓旦旦地说,过了试用期,每月收入不会低于5000元。可当他拿到劳动合同时,发现企业与他约定的工资是上海市最低标准工资,他便与企业交涉。老板告诉他,只……(来自中工网22/09/23)

阅读原文:workercn.cn/c/2022-09-23/71735
备份1:archive.ph/wip/rASYa
备份2:web.archive.org/web/www.worker

伊朗人民多拎得清啊,虽然是女性被迫害引起的示威。但口号除了那句“女人,生命,自由”,还有“独裁者死!” 和“哈梅内伊将在这一年被我们推翻”。

所以他们的男人和女人是站在一起的。而不是像中人一样骂女人,骂男人,骂唐山市政府,丰县县政府,最多到省政府,就是不……

在多伦多北约克遇上伊朗移民🇮🇷的示威~北约克是华人、韩国人、伊朗人的聚集区。正如上次我在六四游行时的感受,加拿大越来越成为各国流散人群发声的地方了。希望我们的声音大到传到独裁者耳朵里,让他们知道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是掐不灭的。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