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家里有客人来,黄鼠狼变得有点警惕。

这是橘子帮一个做设计的朋友制作的一个手摇式的动画盒。
这盒子一共十六个,是女排的题材,好像是用在一个展览里面的。这盒子的时间非常赶,到了最后两天我和他通宵达旦地干活,终于是在约定时间做完了。
做得好憔悴啊。

我的书房里拉拉杂杂堆满了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小说,图册,字帖,植物标本,甲虫模型,霸王龙玩具,鲸鱼模型,塑料小人,花花绿绿贴纸,大摞的明信片等等等等。
有个小孩问我:为什么你有那么多没用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我买的所有的东西都该是有用吗?我问小孩。
小孩点头。
哇,你这个观点很可怕。我说,你终有一日会发现自己也是无用之物。

问:当世界仍然存在(被视为真实),会有自性的了悟吗?
答:不会。
问:为什么?
答:观者和所观,有如草绳与毒蛇。毒蛇的幻象不除,草绳的真理不现。同理,除非将视世界为真的信念去除,否则无由了悟底层的自性。
以前看马哈希的书,完全不懂,如今,似乎明白了那么一点点。

老爸喜欢看二战电影以及一些爱情老电影。这几年,他发现原本可以看的老电影一个一个都消失了。二战电影不是下架就别剪切得支离破碎,我告诉他可以帮他下载完整的电影。
于是,他让我下载了《湖畔奏鸣曲》《真爱至上》《虎虎虎》等等一系列电影。而且他特意强调说,如果是英文的电影,字幕要给他下载中英文双语字幕,这样他可以一边看电影,一边学习英文。
作为一个老俄语班出来的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的英文完全是自己学的。他真是个令人敬佩的老头子啊。

家长们的普适性焦虑 

昨日,认识多年的一个姐姐,带着她的小孩和老公来山上看我们。
她突兀地想要买古琴。后面询问,发现她因为娃娃的学习成绩差(小学五年级),非常焦虑。于是她试图让娃娃掌握一点才艺(比如古琴),以便2年后入学时能加分。古琴也属于才艺的一种,古琴对她来说,就像是她抓到的一根浮木,在不怎么了解的情况下,她在窒息的压力下便紧紧抓住了,不舍得放开。
我和橘子都劝她先不要买,初学者最好是向古琴老师租用一张琴,到了后面确定自己真爱古琴想要长久弹下去时,再考虑购买琴。
她的焦虑实际上是家长们的普适性焦虑。好学校那么少,教育资源过于紧张。她工作又不稳定,经济压力大。以及还有父母辈加在她身上的催她生儿子(一胎是女儿)的压力等等。
她身上简直汇集了社会焦虑的七成。

今日遛狗时,抬头看见夜空滑过去一个绿色的亮晶晶的发光点。
它瞬间就消失了。
感觉不像是流星。这里又是无人机禁航区,所以……实在不知那是啥。

最近,黄鼠狼喜欢在院子里的水龙头那里喝水。
看见人走过就招呼人帮他打开龙头。


小胖,这只小土狗笨笨的,是被房东遗弃的狗。
我们捡着养起来。

新买了一个小骷髅的耳环,然而我努力了半天戴不上去,于是便把这个活儿交给了橘子,让他给我戴上。 

新买了一个小骷髅的耳环,然而我努力了半天戴不上去,于是便把这个活儿交给了橘子,让他给我戴上。
这就苦了橘子了。
他一边战战兢兢地把小圆环往我耳洞里戳,一边不停地问:痛吗?痛吗?这样不痛吗?
好不容易把耳针穿过去了,又需要将耳针塞进小圆环的孔里。
橘子摆弄着耳环更紧张了。
真的不痛吗?他问。
不痛的,不要紧张。我答。
等终于戴好之后,他和我都长出了一口气。
随后我们就骷髅的大小问题进行了讨论。
“这个骷髅也太小了。”橘子说,“你该买个大的。”
“这个大小够啦!我又不是沙和尚,要那么大一圈骷髅头!”我答。
“嗯……”橘子思索片刻,“但你是小猪啊,猪八戒可以戴个大的!”
= =b
猪八戒好像没有戴骷髅耳环吧,我的好哥哥。
我们到底是如何把骷髅耳环和猪八戒混搭在一起的呢?

我们在院子里一个石头水缸里养了四支泥鳅。
然后,橘子每天旁晚时分,便沉迷于打蚊子来喂泥鳅。 :ACNH_Delight:

从同学的朋友圈趴的图。白天还有很多人去磁器口看洪水去了。😂
晚上洪峰已经过重庆了。

Show more
Mastodon 🐘

Discover & explore Mastodon with no ads and no surveillance.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on Mastodon: links, pictures, text, audio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