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置顶】
缺爱loser的情绪垃圾桶,纯废话博主,疯狂灌水,啥都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内容。
经常过激,非常自我,超级mean,但是不会主动咬人,因为我根本就没在听你说什么。
化妆写文cos自拍分享生活工作心得随机发,但是大概率会被淹没在废话流中。
【提问箱】认识我,快来向我匿名发问!pomeet.com/OLgFRc9c
——POME 用兴趣认识你想认识的人

中国法律不容情,但容情感纠纷,没有情感也要创造情感。

难道能恋爱的人和不能恋爱的人的大脑结构真的有本质区别吗,为什么我理解起他们来如此困难,又为什么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事他们要纠结那么久,以及为什么我有一种我比我弟更直男的感觉???

Show thread

我真无语了我弟谈个恋爱这么多反反复复可劲抓马可劲作(两个人都作),超纲了啊弟,但凡这其中我能理解30%我也不至于单身30年。

发现女同太容易和公路片结合,末路狂花不知是因还是果……因为整个世界是男性的世界,没有哪里有女性的世界,所以女性全部的自由都只在逃离的过程,不会有目的地,桥梁不会有一个令女人满意的终点,只能无限延伸

TARDIS的导航坏了,博士说,如果想要找到回去的路,必须说出一件足够离谱、概率极低但真实发生的事件,然后我们就能降落到这里。
我:
我:小学生被迎面而来的骑滑板车的萨摩耶撞到头。

张江被杀的女生,除非她在那个男的一开始死缠烂打的时候就先杀了他,她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自己被杀。我只能理解为这是国家在向我们传递一个信号:不听话的男宝就应该果断杀掉。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我有个朋友,被前男友虐待了,煤气灯了,人差点没了。正好那狗比崽子考到我学校。我琢磨着咋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学姐,把他名声搞臭同时不让他知道是我干的。大家有什么主意吗?我不打算当体面人了,决定拿这小子练手学学怎么报复。
#万能的长毛象
(感谢大家的转发,但我不接受任何息事宁人的劝说,评论区已经有一些了,我原本已经不生气,但是我现在更加生气了。或许是层出不穷的伤害女性现象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遗憾但普遍的”情况,但什么都不做不是我的选项,我对朋友没有冷漠到这个地步。借用著名《秘密特工》博主“舅是男的”名言:“我讨厌别人让我冷静。冷静期有多久,你的敌人就能存活多久。”)

蛮戏剧的,我觉得我一直以来因为不被爱和不被重视造成的性格问题被工作和同事部分治好了。尤其是安全感和表达/分享欲这方面,比以前好了很多。我是万万想不到还真的有人能救我的,只不过不是特定的一个人,是一些人。

李棉裤小一点的时候,还会在看到两脚兽的迷惑行为时露出“哇,好牛逼”的表情。现在它八成是习惯了,又或者是看透了两脚兽的,只会摆出一副“这傻逼又在干什么?算了,不重要”的样子。

在推特上看到一个 勇敢 美丽的 伊朗女性 摘掉了头巾。

下面简体中文回复的,基本都是污言秽语。

伊朗女性摘掉了头巾,我们戴上了口罩,却防不住满嘴的污言秽语。

中华跪族。阿Q国的男人们,真恶心。

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找地方做核酸,隐约看到有队就去排了。然后突然听到有人放音乐,紧接着整个队伍开始翩翩起舞,我才发现我不小心加入了阿姨们的广场舞队列。

伊朗人民多拎得清啊,虽然是女性被迫害引起的示威。但口号除了那句“女人,生命,自由”,还有“独裁者死!” 和“哈梅内伊将在这一年被我们推翻”。

所以他们的男人和女人是站在一起的。而不是像中人一样骂女人,骂男人,骂唐山市政府,丰县县政府,最多到省政府,就是不……

为了骂醒被重度pua的恋爱脑表弟我竟能说出“当你没有自我的时候你的一切自我奉献都是没有意义的”这样的金桔。

我爸:你老板怎么样啊。
我:我跟她干了一年多了,我还没有想要打她,应该还不错吧。
我:但是她有时候可能想要打我。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