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不要为了严肃内容关注我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多数时候我只是个爱发情的矫情女同 :ablobcatknitsweats::ablobcatknitsweats::ablobcatknitsweats:

北半球日头又短起来了,部分地区还会雨雪不断,大家维生素D都记得吃啊。

友把睡前看BL黄文说成是“去做analyst了”,操,我反应了三秒然后爆笑五分钟

在第二语言环境中呆久了对自己母语的语感确实会慢慢产生影响。这几年来无论是工作还是私人生活方面我都不再能长时间地接触到中文,大部分时间都是全天二十四小时的英文语境。然而就我的词汇量来说,虽然英文词汇量也不少,但还是无法和二十多年中文的积累相比。于是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我长期用英语语言和自己所熟悉的英语词汇思考的结果,反馈到了我的中文使用上。

这种变化其实是非常微小缓慢的,放到日常生活中几乎不可察,也不会产生什么本质上的影响。然而作为一个经常使用语言为工具的人,我在书写过程中的确发现,我的中文词汇使用广度在退化。为什么我用“词汇使用广度”而不是“词汇量”,这里其实有微妙的区别。准确来说,我的中文词汇量并没有变少,阅读各种不同深度和领域书籍的效率都和过去没有差别,所有的词汇我都能和过去一样理解其意思,并不是我把这些词的意思“忘掉了”,因此这种变化并不是发生在词汇量上;我说的使用广度,是在我实际使用中文的时候,包括书写、叙述、翻译等等,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一,我的中文用词不再准确了。有时两个意思相近的词会被我混淆使用,需要重读才能发现。

二,有时,我在书写时用了错误的语序,同样也是需要重读调整几次以后才能凭借依稀印象读出哪一种是准确无误的。

第三点,也是最难觉察的一点,就是,我翻过去自己写过的东西,发现里面有一些非常地道、非常生动的词汇,其中最明显的一块就是动词,再其次,句式。从前的我绝对能够用更丰富、精简、具有汉语神韵的方式表达思想。而现在这些东西正在从我脑中淡去。我对这些词和句式的理解能力丝毫没有下降,但我自发使用它们的能力下降了。我的表述方式变得冗长呆板,甚至是重复的。我更多的只是在使用这门语言来描绘自己头脑里所想,而不是用我的母语语感去感知自己的想法,再表达出来。我不知道这样讲清不清楚——在前者的情境中,“语言”本身的地位更被动;而后者中的“语言”则是作为驱动思维的一部分而存在的。

总得来说,我脑中能够对应调出来用的汉语词汇,逐渐和我现有的英文词汇量趋同了;我的母语使用行为和用母语思考的思维正在相互剥离。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够改善这种变化,不知道这是一种广泛存在的现象还是只针对个体,也不知道它是不是不可逆转的。但我确确实实感知到它了。真的非常可怕。

想做猫,一天的任务就是吃,睡,保持蓬松,适当混蛋 :ablobwobroll:

晚上她帮我吹我的超长头发,一边吹一边小声说“好像在给公主吹头发喔”,那一瞬间感觉真的心动了一小下。。

Show thread

这几天在约会对象家住,一起买菜做饭吃饭上床,忽然开始思考这跟在谈真的有区别吗

这个星期的Social Deviance课讨论的是猎巫狂热(witch craze)。当作为一个case study去细致梳理,这个长达三个世纪的事件比我之前认知里的还要更恶毒。

猎巫在大众印象里总是和“黑暗”的中世纪联系在一起的。但它其实恰恰完整覆盖了整个文艺复兴时期以及现代的开端(1400 - 1700)。文艺复兴所“复兴”的不止是古希腊罗马的艺术,还有它们的厌女。在中世纪女性的地位反而相对高一点。

猎巫时代也是女性midwife和healer被男性医生取而代之的时代。Midwife所从事的不仅仅是接生(以及减少生产时女性的痛苦),还有节育和堕胎——帮助女性掌控自己的身体。随着大学和现代医学的兴起,她们代代相传的古老知识被斥为伪科学。Medical practice变成必须拥有文凭/执照才能合法进行,而女性当然被大学拒之门外。

在黑死病和各种瘟疫、战争之后,女性人口数量开始超过男性,并且因为她们照顾伤病患而得到社会的尊重。这被天主教会视为一种威胁:大量无婚配的独立女性、人们将治愈病患归功于女性而非神父。

通过炮制与魔鬼勾结的女巫形象(witch is a social construct),并且利用新出现的印刷机迅速推广,教会在整个欧洲以及广大的美洲掀起了一场moral panic。其结果是大量女性的死亡、她们的财产被没收、老年女性不再被视为睿智拥有知识的值得请教对象受到尊重,她们被涂抹成了邪恶的女巫。

课上还放了一个从女性角度分析猎巫事件的记录片The Burning Times
youtube.com/watch?v=34ow_kNnor
(里面还谈到了女性力量与Pagan tradition的关系)

看的过程中我忽然意识到:
a witch - (subjective) ugly & evil = an intelligent, independent, and powerful old woman
而这正是父权制所妒恨惧怕的形象。(因此睿智强大不依靠男人的年长女巫必须丑陋邪恶心理扭曲,嗯哼and I am looking at you, Disney)

一个投票,提及女性第一性征 

一个时不时会跳出来让我纠结的问题:想问一下指派性别女的象友们都怎么处理下面的毛毛啊T T

布置好了新家的一个小角落,感觉可以瘫在这上面一星期不出门 :232327:

发现女同太容易和公路片结合,末路狂花不知是因还是果……因为整个世界是男性的世界,没有哪里有女性的世界,所以女性全部的自由都只在逃离的过程,不会有目的地,桥梁不会有一个令女人满意的终点,只能无限延伸

“我当然知道:这么多朋友死去

而我幸存下来纯属运气。但昨夜在梦中

我听见那些朋友说到我:‘适者生存。’

于是我恨自己。”

摘录来自
致后代:布莱希特诗选(俄尔普斯诗歌译丛)
【德】贝托尔特·布莱希特
此材料受版权保护。

伊朗人的集會塞滿了yonge-dundas square和邊上的十字路口,能聽到聲量最大的口號是MAHSA AMINI
在這樣的現場總是想哭,會覺得同一種痛苦產生的力量把所有人連結在了一起

呜呜呜呜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她定了今晚一起去看放映会,是一部女性主义纪录片。我问她电影票多少钱是不是xxxx
她:不要在意这个事情!求求你不要转钱给我!🥺
我:要的宝!毕竟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她:可是这样子你下次就可以继续约我出门了🥺
好可爱啊……………………

下午要见面了要见面了要见面了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紧张

Show thread

继听完上上个约会对象和已婚有娃妈的故事以后,上个约会对象在见面时忽然跟我坦白她在有异国女朋友时两次出轨另外一个女生的故事…………
我感觉我出去约会就像是在给我的故事汇积攒素材顺带给别人提供免费的咨询服务…朋友说大概是因为我带着一种圣母(?)光环,会给人一种跟我说什么都不会被judge的感觉…
挠头,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ablobcatknitsweats::ablobcatknitsweats::ablobcatknitsweats: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