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象app好好用 我是断网了多久呀 才从web转到app

嚯老板 boosted

《正面连接|成为女性主义者,有什么用?》

一个女人,熟读波伏瓦,性别研究专业博士毕业,在大学教书,她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如果她在读书期间结婚生子呢?如果她的丈夫是全职爸爸,并希望带孩子到18岁,又会如何?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第二遍看Bo Burnham 更加觉得他好搞笑敏感
网飞上他年轻时的自制剧 更是下饭搞笑

嚯老板 boosted

看到那张深夜高速上的大巴图片,仿佛某个恐怖片定格的镜头,令人感到绝望和恐怖。
先不聊为了清零指标深夜转运十五天阴性人员的正当性在哪,其转运程序本身就有极大的疏漏。首先最基本的认识,为了保证出行安全,客运车辆在凌晨2点到5点不准进入高速公路行驶,以此防止疲劳驾驶。人在凌晨2-5点保持清醒状态是很困难的,更何况是在白天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司机还穿了防护服戴了面屏,对视线造成了干扰,氧气的供应也存在问题。(其实完全可以司机乘客用屏障隔开,司机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敢在贵阳这样地形崎岖的高速路段行驶,出现问题的风险极大增加。再者是载客数量问题,本来为了减少感染,更应该是间隔就坐,一辆大巴在间隔就坐的条件下能载运47个人吗?既然可以打着防疫的口号运人,为什么不按防疫的要求控制人数?以上这些问题好像也不难规避吧,就算是要清零转运,在合理的时间段使用合理的驾驶方式载运合理的人数,这样的悲剧都不会出现。致27个死亡,以新冠等效下来得感染多少人。
有人评论说或许我们都在这辆车上,这正是这个社会的大巴隐喻。

嚯老板 boosted
嚯老板 boosted

拉萨周记(三)

这一篇周记,犹豫了很久,迟迟不知道怎么写才好。拉萨城对我而言已如迷阵。最近两天,拉萨官方宣布的病例数据逐渐下降,已经在60左右。网上流传着一个我只听过未见过的文件,那份军令状说,解封指日可待,但我并没见过其真身。另一方面,我所在的小区就有更多的单元被封——这可是发生在在我们经历了严格的超过一个月禁足后。小红书和抖音上的视频里,被拉走和转移的人流乌央乌央地从老式社区绝望地向外流淌着——以前拉萨城出现这样的现象,只能是节日来朝圣、转经的人流。微博上也传着公交车大量拉走人员的消息。

每当我要追寻真相,问那些在一线工作的亲人朋友——我在拉萨只需要二度空间就可以凑齐医生警察甚至参与网信工作等等所有在一线工作的亲友,凑齐全套公职序列不成为题。我问,“到底是什么情况?数据降了,是不是快好了”。所有人都摇头。我在抖音上看到“某社区拉走近一千人”的消息,想要核实,回答我的人,只是闭上了眼睛长出一口气。我听到一个支援工作的调动,是去方舱执行的是网信任务——不要在这个时候被利用云云。更重要的是,方舱已经成为黑洞,第一批去的医生警察志愿者凭借一腔热情却没有应对的能力,已经成为被隔离人员。若干中学均为方舱,而各种方舱也在源源不断地吸纳扩张。新要去的人也有心里准备,“没事,像感冒,过两天就没事了。但要过苦日子,条件太差了。”

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但可以推测,官方数据是假的。“皇帝的新衣”这则寓言显得如此的陈词滥调。我起初还以为大家不知道真相,后来发现大家都多少知道真相——盲人也能摸到房间里的大象啊,何况这大象屁股都坐到大家脑袋上了。也且不论我的亲友们在政治光谱的坐标如何,只要从他们的专业和日常事务来谈,大家都明白,疾病不重要,执念害死人。限于种种原因和顾忌,我很难说出更详实的数据和消息。但大雪落苍山亦难掩盖真相,拉萨城败素其中尽人皆知。

与之相对应的是,远方的人,或者正在隔离而极其封闭的人,确实会因为“事不关己”和“视野狭窄”失去理智,依然觉得这种欺骗和表演是“自有其道理的”。最狂热的防疫爱好者就在我小区。一位强烈反对水果的人气急败坏地指责其他购物者,说ta没买蔬菜,已经吃粥一个月。听说又有病例之后着急得开骂了“你们不自觉!”,又被反骂活该。耐心已经是稀缺品,群里火药味弥漫,对骂开战的频率越来越高。所有人都在绝望中扭曲地等待,忍耐的确是我们的最擅长,但忍耐已经在逼近极限。

#水果的放逐

为了抢菜、以及查看通知,我不得不每天花大量的时间浏览各个群,仿佛在从事一个毫无必要的项目管理。讲真,这个月,为了吃上一口青菜,我付出了沉重的情绪代价。此外,能够提供货物的商家也各有门路和苦水,这段时间饱受折腾。

在封城的第一天,我就接到一个“美菜”的推销电话,说他们是和政府合作,定点保供,可以下载app团菜,也可以加微信在小程序下单。按照蔬菜生鲜的物流,这一定是提前知道封城的消息。且我是当时只回拉一个月,他的来电精准极了。我加入了微信群,只在这个平台上定过一次食物,我收到的蔬菜还好。但后来越来越多的用户抱怨蔬菜质量和送货时间,再上一次看群,客服说,我本人辞职了,干不下去了,大家去别的地方买吧,解散了。

后来有团长说,拉萨城只接受“净土”唯一一家供货者。也有团长说,对菜农果农而言,要么烂到地里,要么免费让政府拿走。(小道消息,我无法印证)

大家总觉得购物导致不断感染,但从来没有人考虑核酸检测带来感染的可能性。尤其是,只有检测后无阳性病例小区才可能降为中低风险,大家就更盼着做核酸了。另外,可笑的是,业主群里要求居民核实货物来源,谨慎购买,防止感染。我们怎么核实呢?都关在家里禁足,如何去菜地和物流的环节查看货源和配送人员?基层的人看不到现在清零政策中种种可笑的悖论。

其中有个群,终究还是出现了水果这一违禁物,我就买了!送货的时候,志愿者说这个送不了。供货商说我都送来了,因为疫情控制我也拉不走。买了的人(包括我,利益相关)认为,蔬菜和水果是同一个供应商和配送,没有增加任何多的配送环节,只让送蔬菜不让送水果是形式主义。反对的人,则说,破坏规则,那么是不是也可以买奶茶零食了?小区迟迟不清零就是因为我们不听话。

后来正反方轰轰烈烈地吵了起来,“不要你教我做人”之类之类的唇枪舌战在群里。有个邻居说:“去物业和门口看看,发现他们有一颗水果的话就跟他们拼了。”为了平息大家的怒火,志愿者把大家买的水果挑出来,然后让商家拉走。商家说,我们物流再回去一趟非常麻烦——不是成本,而是通行准入。这水果要不然就送给辛苦的志愿者吧。

志愿者大概说,哦,居民不能买,我们怎么敢收呢,快拿走,你这不是道德绑架吗,必须拿走。

商家:好,行,成,听你的,你说的对(我开玩笑的,商家就只好再折腾回来,拉走这十二包水果)

#意外之喜

这场争吵是跨群的,在多个群里同时发生。别的团长其实也希望能够团水果,于是抱着观战的心态,静待事态发展,如果可以卖水果,他们也有生意做;如果不可以,他们就可以幸灾乐祸——反正这一次让拉回去不是他们。也有居民在别的群里评价志愿者和商家的互动,“唱双簧呢,一唱一和”。

我其实每次看着手机都很气,甚至打好了大段的回复,(哦那些雄辩!为了水果!)但我真的不想陷入混战,以及有所顾忌,强忍着不发作,太气太气了,只好在微信里发给我自己。终于,在业主群里,有个邻居直言水果不是非必需品的荒谬,认为物业有责任确保大家的物资供应,而不是只是关着大家。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我简直太欣赏她了,她在其他群其实已经受到好多攻击,我头脑一发热,最终在群里表示了支持,且主动加了她的微信。

看她的id我就知道是位藏族阿佳,看了她的朋友圈,居然是一位职业模特!啊,美得欲仙欲死,啊,真真的仙子。考虑到本小区其实是机关党委政府机构的安置小区,不能出租也不在市场流通,她的职业,那就只能是家属吧。我就,嗯,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对不起,走神,想远了。说回来,我对她表示了支持和敬佩,她说略作回复,表示环境很糟糕如何如何。我当时想我会不会太上头,微信聊天也热过了一点情。三四个对话后,我说,“祝我们早日水果自由”。

她回复说:“祝所有人越来越清明”。哇塞了,阿佳的境界确实不一样。清醒、明白,祝所有人。

虽然最后没有吃上水果,但是阿佳的微信和清明的祝福,是这周的最大安慰和收获。这种时候识别那千分之一的道合者总给我万倍安慰。

Case study 第一天 还挺开心的 case partner 很好

嚯老板 boosted

有关降低HSP不适的小tips:

1. 随身携带耳塞或者隔音耳机,遇到令人讨厌的大声或者不舒服的环境的时候及时戴上,可以给自己隔绝出一片小空间恢复。

2. over arrousal的时候要及时逃离环境不要忍着,在外面的话无障碍厕所其实是个好选择因为是单人且不会被打扰的环境。

3. 尽量选择能在线聊天解决的服务,避免必须要打电话既费时间还带来压力。同理,尽量把negotiate等不确定性非常大的工作外包出去会舒服很多。

4. 如果真的没办法必须做social,摄入一定咖啡因有助于增加唤醒程度,降低压力和胡思乱想。同理晚上的场合可以靠摄入少量酒精。

5. 状态非常不好的时候快去做喜欢的事,吃喜欢的东西,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或者到大自然中去。这时候很容易陷入持续刷手机和独自一人,不可以,会恶化的。大事发生的时候有时会ptsd似的疯狂闪回,这时候也可以靠上述活动来覆盖闪回的事件。

#HSP生存指南

嚯老板 boosted

#橙雨伞 微博:
🟧创伤预警🟧今天是 #唐山大地震46周年 ,很少人知道,国内首位灾害心理学博士是一位名为董惠娟的女性,她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
当时仅15岁的董惠娟在地震中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和兄嫂,地震后的景象在她的形容里是“鬼哭狼嚎”,只留孤身一人的她站在废墟上。
2006年她成功拿到了博士学位,攻读的方向则是灾害心理学,对她而言,“治疗别人,其实也是治疗自己”。
包括董惠娟在内的许多学者都认为,1976年,由于社会环境和医疗条件所限,导致震后心理救援缺失,造成了太多唐山人存在创伤后应激障碍。于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董惠娟是唐山第一批到达汶川的心理援助队员之一,她为数不清的灾民提供心理干预,并在此后持续追踪当地学生的心理状况。
董惠娟希望,心理救援能成为常态,出现灾害时,心理专家能及时介入,帮助更多的人。(来源:广东台触电新闻、新京报) #一天一点她能量 :sys_video: 广东台触电新闻的微博视频 video.weibo.com/show?fid=1034: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LEmC4C0wO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嚯老板 boosted

#podcast推荐

我真的攒了很多播客没写推荐:

1. 倪匡粉丝聊倪匡。因为最近大量收听八九十年代香港影视行业相关的节目,同样的人物反复出现,不同的八卦互相印证。可配合上次推荐的大内密探聊武侠的节目一起食用:douc.cc/2TVQH9

2. 从经济学角度看大城市和小城市之争。嘉宾用很多经济学理论解释了被熟知的大城市的优缺点,分析了定居人口和城市建设的关系。我很认同的是没有选择可以完美,不能既要更多的机会和丰富的娱乐,又要低密度的人口和低廉的生活成本,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不可能的。最近听另一期播客,嘉宾从NYC搬到了南湾(所以不算城市),她感到由衷的幸福,因为她在NYC已经玩够了,现在她更想过生活在安全平和的环境;但我身边也有工作所迫搬来湾区,感到过分无聊,所以不到半年还是搬回了NYC的年轻人。

3. 大内密谈聊G胖和Steam发家史。我听“海派”播客远多于“京派”,所以几乎不听大内密谈。最近因为朋友推荐随便选了一期感兴趣的听,被嘉宾的声音迷住了,我的天呐!!这位叫RED的嘉宾不但讲得好,声音还好听得不得了!!我听的时候正在玩 《纪元1800 Anno 1800》,感觉还挺奇妙的!PC玩家Steam用户表示上下两集连听超过瘾的! 同样精彩的游戏史节目推荐机核聊“动视暴雪的前世今生”,好一段腥风血雨恩怨情仇,情节发展跌宕起伏,目前出完了,连听更幸福:douc.cc/2rlkPe

5. 深焦聊肖斯塔科维奇生平,特别是和苏联政府的关系。我莫名很爱苏联作曲家,SF symphony也很爱演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每个season都至少有一两场。但我听了这期节目发现他的生平和我想像的有点不一样,我以前可能对他有些误解,老以为他是流亡作曲家,没想到是被招安人士,虽然内心痛苦但也没什么办法。
听了这期之后对理解他的作品会有帮助。我感觉主播在暗搓搓讽刺谁(都懂的),中间有一段很长的消音。在表达自由方面,我们真的没比肖斯塔科维奇幸运多少。

每个村里都有那么个二舅或者大姨的,这样消费苦难的镜头都不带他们自己声音的,因为会打破围观的”氛围感”?!

我是空空浪费了我的二十多岁的荷尔蒙激素还是说我根本没分泌啊 疫情真的阻挡了我的🌊

第一次凌晨六点来医院appointment 也太早了 不过医院员工算是学校起的最早的了

嚯老板 boosted

(说得太对了。我要转发一下。)

(总结:烂透了!)

〘马库斯说〙看看#刘学州 就知道这个社会是如何对待孩子的。

婴儿时被卖掉,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发现纠正。

四岁时,他的监护人都死了,从四岁到15岁的人生里,他被霸凌,被猥亵。没有相关机制,让他能够得到帮助,并且相关人员受到惩罚。

15岁时,通过网络自己找到亲生父母,希望亲生父母能够尽到自己的监护责任,给自己一个固定的住所,生父拒绝他生母拉黑他。

没有相关机构出来追究他的生父生母没有尽到监护责任,没有相关机构出来追究他的生父生母贩卖婴儿的法律责任。

他得到的是什么呢?从他开寻亲到要求生父生母负责任,每天被成千上万条的留言私信辱骂。

为什么要网暴辱骂他呢?因为他要求生他的父母负责任,如此而已。

网暴他的人是他父母花钱雇的吗?我是不相信的。

无非就是这个社会对孩子的恶得到恣意的发泄而已。

在恶意里,他死了,15岁。

t.me/thisworldfeed/31011

#这就是中国

早上起来发现厨房后门是开着的 screen door还是关着的 还好家里的两只猫还在 也没有东西丢失 就是厨房很冷 担心暖气被冻住了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