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倒我嗎?

:哼!像你這樣是無法成為怪盜的!”

Pinned post

真的是好母亲,打电话过来前脚逼逼赖赖“那是纯西药哇,能有用吗”后脚又“你要早点睡早点起,不然伤肝”哇,您还知道伤肝。您提议我配中药时怎么不提肝损伤

壁虎!壁虎! 

灰扑扑宝贝壁虎,在人类辅助捕食未果(p3)后现已消失在茫茫黑夜(p2)

rt
因为嫉妒不是只要“那我不要去想嫉妒”就好了,它存在只是因为有很多我们无力改变的不公先于这种情感存在了

讲对方言的认同 

看了箱子的话在想。
可以很有信心地讲我对本地方言的感情甚至比我家长更深。我较真每个字的正音在意每个词句的含义。我在大学迷恋每个可以和人用方言对话的片刻,那么多温存。
但在家,尤指我和父母的三口之家,我宁愿选择普通话来交流。因为在那里方言是属于我父母的,包括它所包含的权力。而这种语言已被他们行使着伤害了我很多次。
而在我用普通话时那是一种尝试性的对抗,听到我的父母不得不操起有乡音痕迹的普通话,用更多时间磕绊同我交流,我知道他们的表达受阻了,同样受阻的也有其中本会辗压我的权力。那么这时我们才可以勉强不至于站在过于不平的天平上,暂时进行一些交流。

特别喜欢魔圆里焰魔女世界的风格化处理,因为已经封闭自我,纯然依靠自己的脑内硬是搭建出整个世界,所以必然是拙劣的,粗糙的,残破的,有边界的。因为集聚了太多的痛苦扭曲和不甘,所以连雨也像煤块可以染黑一切。但即便这样还是搭起了好复杂一个世界。至少一个很像模像样的壳。

rt
恐怖事件之我的朋友在初二时就确诊了腰椎间盘突出,请各位不要大意

大家好,武汉的海燕阿姨当下 “医疗费还缺一万多,但暂时停了,现在烦的是微信的钱卡了,最坏要到元月一日才能用,水滴筹的钱也没提出来”,
因此她说,“你好!善良的朋友!对不起!要是还有一点办法或是能有人帮的话,五十的我绝不会为了水电气费去求人的,没办法,吃可以省,用却没法不用啊!请求你帮忙往支付宝17718940440里面能凑多少算多少吧!”
如若您有钱有闲,姑且相信这个人的困境,请往这个号码量力转账,感谢您的关注。
@board

关于所谓*首个中文候选人*
如果你觉得中文候选人很稀少珍贵你就做志愿者参与下一次竞选,而不是去维护那个明眼都看得出像来砸场子的TG

在微博看到了送外卖挣学费时因为电瓶爆炸而重伤的三个学生weibo.com/2934325451/LFNkx6bkP
被炸伤的总共三个,都是家庭特别困难想要勤工俭学挣学费的孩子,目前情况都很危险,希望大家能多多伸出援助之手,帮忙转发扩散,Rahmet ​​​

《毛毛——时间窃贼和一个小女孩的不可思议的故事》

你觉得骨科必须包含真实血缘关系吗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