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你往哪去呢
家长:L伯伯家,你阿有印象啊
:哦,他家狗蛮可爱的

其实心里在想他家姐姐蛮可爱的,憋了一下没好意思说

今天晚饭十三块大洋没吃饱。番茄炒蛋是甜口,连蛋都是甜的,还有点变质。

想起暑假在家楼下陕西风味餐馆吃中饭,人均价位十五大洋上下。有个附近做工的男人进门点了碗菠菜面。
店主:好,十三块。
男人问多少?
十三块。
那男人就摇头出门走了。

当然可以说steam没了gog总还能再苟一段日子,加速器vpn挂着墙不墙有什么关系,微信支付不了我去开卡,办法总比困难多
但我他妈不想遭这种罪了,一次又一次

以为当权者站在自己一边的幻觉,以为自己不会得病的幻觉,以为自己永远是主流的幻觉

早晚要死的,为什么不是现在
我那么喜欢活着,您还是不让
哪天敢上十五楼,我就出息了

首页一位男用户提及此事的口吻和我完全不一样,完全的口轻飘飘置身于外,我能说什么,我对这些差异不早已熟悉到麻木了吗

那么,那么,那么痛苦。
不是什么*傻白甜的小妾情妇文学*,是肉生生的泥泞的痛,被手到擒来地捕猎,被彻底不对等的权力非人折磨。
我看到有人将之比作房,我不会再反驳了,就是这么回事。你能信吗,同样的恶在被写成书之前和之后都一样真切反复地发生。

去把鼻尖凑进花簇时脚踩在薄薄的落花上,轻柔的叹息

回溯家庭关系就觉得太多的爱和恨和更多微妙得难以细分的感情全被密密织在一起,变成一整股弯折不动也抬不起的绳。
细究就被无数的刺挂得满手血

没地方堆垃圾了把欲望宣泄在日记软件里,脑子里的东西呈现成文字就觉得在犯一个咬下苹果的罪。

大家好,这里有个老土小孩想买不怕下雨天的靴子,没有经验,有推荐或者随便给点建议吗

冻僵到宛如毙命的苍蝇在人手里窝了半分钟留下一条新鲜小蛆飞走了

和学琴的老师说能不能这个月缓一缓,月底有考试。
老师说真巧他月底也考试。

所以那张通告把我们带入了一个以镇为范围的事先声张的推理故事

就是问,如果我们做不到,那和当时自以为没有杀人的德国平民有什么区别

Show thread

我会,一次又一次,放卡拉洁走。

Show older
Mastodon 🐘

Discover & explore Mastodon with no ads and no surveillance.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on Mastodon: links, pictures, text, audio & video.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Hosted by Stux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