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的打口首单是The Smashing Pumpkins著名的双张专辑,那是90年代中期,从此爱上这支乐队,不久又买了 《Pisces Iscariot》,一张B-Side作品集,出奇的轻松,甚至有份恬静,以至于一遍遍的倒带去听那首《Blew Away》.
在那年的夏天,当时看到这盒磁带的时候还是在烟台打口的大本营—美格音像。只是我手里那盒不像被打口,而象是被国产坦克碾过,呵呵过后又放回货架.
后来在位于少年宫对面的分号找到了这盘,交钱后发现里面装的居然是carelo king的一盘,玛德發克,幸亏我眼疾手快,在金大姨的那盒里找出本掉包的本尊.所谓好事多磨不过如此.后来在网上看到老比利带着比自己足足小一轮的小姑娘小伙子站在日本音乐节的舞台上,一张嘴,中性尖利的嗓子似乎完全没有被时间掺进去沙子,有那么一瞬间,想起晚年唱歌的切特.贝克,闭上眼来听,他们的声音一样的永葆青春,衰老和死亡似乎是永远不会来临的明天.
前年看到四分之三原班人马的碎瓜重组,吉米和詹姆斯还好,比利是真的苍老而松弛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