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更新:上海互助网站(daohouer.com
)数据备份地址:github.com/MakersMark3333/shan

感谢象友们的热心相助和转发。python写码苦手本人非常感激 @yx_ @austin

这个script到现在已经是改头换面了。最新版本每4个小时会自动识别最新的求助信息,同步更新到csv文档。git repo会持续公开存在,csv文档里的信息可以自由读取。

以及贴上象友制作的可视化面板,每天拉取三次刷新数据,比csv更方便看数据和寻找信息:shcovid.vercel.app

Show thread
Whiskey404 boosted

真实的朝鲜

知乎 小电山戎 2022-08-31
zhuanlan.zhihu.com/p/559645903

近几年去过几次朝鲜,不是去旅游,是送粮食过去,我是船员,第一次进朝鲜,货舱里装了一万两千吨的玉米。

一路兜兜转转靠了码头,具体位置就不说了,免得有心人借题发挥。整个码头看起来更像一个大型监狱,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从门岗到巡逻哨再到仓库屋顶上的游动哨。附近的森林里有多处毫不掩饰的高炮阵地,黝黑的炮管呈70度角指向天空。自从进入朝鲜领海的那一刻,船上所有带摄像头的物件包括手机,笔记本,相机已经全部登记上交,没有人敢心存侥幸,偷偷留一个手机打算拍点什么。在这种国家,不要幻想什么友谊,不要幻想护照后面会多几个字,后面的事实证明这个预判是正确的。

靠了码头可以上岸溜达一下,活动范围仅限于码头内,外面是干净整洁的大街,但是看不到什么人,出入码头的大门好几个,一旦靠近大门十米范围内,荷枪的士兵马上就会厉喝你滚回去,和那些靠近门卫企图递烟递巧克力联络感情的老外船员下场一模一样。看来这个友谊仅仅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传说朝鲜的教材已经把东方大国几十万人在朝鲜战争中的出生入死淡淡隐去,换成金大帅仅凭一己之力,上天入地,痛殴西方列强。不能出码头,我就沿着隔离码头和外面街道的铁栅栏慢慢走,想多看看这个邻居的真实模样。忽然有个朝鲜老大妈,六七十岁的样子,从对面街道朝我跑过来,两只手用力抓着铁栅栏,用很快的语速说了一大堆朝鲜语,我一句都没有听明白,在我试图用英语或者汉语和她沟通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个便衣,直接把她拖走了。好不容易有个朝鲜人愿意和我交流,居然是这个结果,索性摆烂,站在那里不走,看看还有没有人被拖走或者最后我被拖走,两个小时过去,天都黑了,视线里再没有一个人影出现,只能悻悻回到船上。手打辛苦,如果有人喜欢看,我再继续往下唠。为什么要写这个,前两天看到有人大言不惭,说如今的朝鲜已经满足了人民的温饱,我看不下去,问他如今是哪一年的事情。我的经历是朝鲜疫情前,不相信这么短时间,那个国家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朝鲜的民生,那些跟着旅行团过去的,所见所闻都是朝鲜官方愿意让你看见的,看看就好,不要大放厥词,替三胖子歌功颂德,一味赞美这个国家,不是自己蠢就是坏,有异议的先不要着急跳出来,等我把事情说完。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浩浩荡荡来了一行人,都是政府官员,穿着制服,大约二十个,包括边防,港口,海关,卫检,商检,例行检查完所有的手续,拿了一些小礼品后提了一个真正让我吃惊的要求,这些年全世界到处走,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不怪,第一次见到当地政府官员要求在我们船上吃饭,而且是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船长也大吃一惊,因为人数太多了,二十多个人,摆明了不是吃一顿可以了事,是船在这里靠几天,他们除了早餐,都要过来用餐。船上的蔬菜本身就是稀缺品,让他们霍霍几天,船员就没有东西吃了。经过一番友好的协商,朝鲜人表示,我们 不吃你们的蔬菜,然后用笨拙的汉字写下了他们的需求:米饭,肥猪肉,鸡蛋,最后补充,如果有啤酒就最好了,完事还不忘把菜谱折叠放回口袋,船长看完松了一口气,船上金贵的是新鲜蔬菜,海鲜,水果,至于大米鸡蛋肥肉啤酒,这些东西每一次回国靠港都会补给很多,于是大手一挥,让我带着这群大爷到船员餐厅就坐。我的同事们已经收到通知,匆忙吃完把餐厅腾出来。接下来大厨一阵忙,米饭蒸好,肥肉用了类似回锅肉的做法,煎了几十个鸡蛋,啤酒按人数一人给了一瓶,然后我就坐在边上见证他们的快乐。期间不断有人拿着啤酒,夹着大肥肉过来,要和我分享他们的快乐,我只能微笑着拒绝了,心里憋着一个问题始终不敢问出来,这个港口停了那么多条船,为什么只盯着我们使劲薅?他们走后我绕着码头又走了一圈找到答案,中国船只有我们,欧洲老外极少吃大米,又或许家丑不可外扬,不能让资本主义笑话他们。作为回报,我们船在码头里面没有受到任何刁难,甚至临近完货,船长斗胆提出让当地代理领着我们出去逛逛也是一口答应。大巴车载着我们驶出码头的时候,从其他船上的老外眼中看到掩饰不住的羡慕嫉妒。

写到这里,应该很多人看明白了,这些政府官员尚且如此,普通百姓应该很长时间都没有机会吃过一餐饱饭。后面发生的事情证实了我的猜想。

船上装的是散装玉米,职业经历让我认为这种玉米是作为饲料运过来的,如果是粮食,装载之前货舱必须经过严格清洗以达到运送粮食的标准,而我们这票玉米,之前装的是煤炭,货舱我们只是简单清扫了一下,玉米在东亚某国用大抓斗装的货,朝鲜也是用抓货的抓斗卸,没有见过抓斗的同学想象一下一个大贝壳慢慢张开,放到货舱玉米上再慢慢合起来,无论哪一个环节都不符合装卸粮食的标准,时间过了大概五天,码头24小时作业,货舱的玉米已经全部卸完,大抓斗不可能把货舱里面的玉米抓得一粒不剩,零零散散还会有一些,我们通常的做法是离开码头以后开始扫舱,扫出来的玉米到公海处理掉,每个货舱的玉米连同粉尘大约有一百多斤。那天晚上很迟了,大概一点多,来了一群人,黑压压的一片,为首的是一个码头的小干部,天天来吃饭,虽然没有过多交流,但是起码眼熟,有点羞涩的问我舱底那些玉米我们还要不要,不要的话能不能送给他。他表示可以帮我们把货舱清理干净,那些玉米我们是肯定不要的,但是几十个人要上船,我不敢做主,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把船长叫醒,船长人不错,立马就答应了,交代我打开船上所有的大灯照明,并提供他们所需的工具。几十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去我才发现,除了那个小官员,其他都是女的,二十三十四十都有,一开始我以为她们要扫回去喂鸡鸭,去杂货间抱来一堆扫把和铁铲,结果我看到了朝鲜之行最震撼的一幕,她们下到舱底,均匀散开,跪在地上,一手张开放一个大手帕或者头巾那样的东西,一手从地上捡玉米粒往手帕里放,从头到尾没有人说一句话,手边捡空了就起身换一个地方跪继续捡,那个小干部也没有闲着,跑到船边站岗的士兵边上递烟套近乎,不然一开始那个士兵呵斥她们的模样,我会误以为他是在驱赶一群犯人。捡完玉米,她们用各自的头巾包好放在边上,拿起扫把把每个舱清扫干净,垃圾堆在角落,我赶紧跑去和领头的说这样已经很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们自己做,你们可以走了。往回走的路上,看得出她们的快乐,每个人估计都有三五斤,那个小干部也是一脸感激的微笑,临走前重重握了一下我的手。说实话之前对于他这种公务员天天到我们船上蹭饭,心里多少有些鄙视,现在明白了他们的处境,更多的是同情。

#朝鲜 #抗美援朝 #联合国军 #朝鲜王朝

Whiskey404 boosted

前两天逛旧书店的时候,听到应该是出版业的从业者跟熟识的店员互相抱怨许久。
1:店员提到有人专门去旧书店看有什么犯忌的书,找到以后不跟店员说,专门向有关部门举报。
2:有关部门也不明说,让书店方自查,店员请出版社的人一本本帮忙参详是否犯忌,整个过程充满了猜测推理。
3:1935年以前说共产党好话的书一般是安全的,但之后的无论是骂是夸都被一刀切了,涉及内幕的任何文件都是不安全的,哪怕内幕本身没有任何不安全。
4:毛泽东的有些书也被禁了(让我想起乾隆也禁过雍正的书)
5:宗教类的书一直都是卖得非常好的,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这类出版社过得无比艰难,不让出也不让卖。
6:这个不让出那个不让出,即使是专业的出版社资深工作人员现在也完全无所适从。
7:无论新书还是旧书,现在都封存了一大批不让卖,但也没销毁,还在观望等通知。
8:都在等二十大以后会不会有变化,但也都认为如果习近平连任的话情况不会变好。
9:一个人无论立场多么守旧,只要真的是个读书人,就完全不可能看得起习近平。

Whiskey404 boosted

大家看! 她乡也有牛皮广告了!!!

感谢乡友麦麻麦的绝妙灵感和 @tokkei 的制作,她乡“牛皮”小广告贴纸和冰箱贴上线啦~

购买方式请看链接:
ko-fi.com/s/0bc05be4ef

---
欢迎女性和non-binary朋友加入她乡,海外华人女性成长互助社区。探索广阔的世界,成为更好的自己。

网站:womenoverseas.com

9月11日,星期天,下午三点,她乡姐妹们会在Long Beach再举办一次换衣面姬活动~!照例来象上吆喝一下,她乡论坛的乡友们欢迎来参加哦!!!在论坛同城板块发了贴~认识的乡友也可以来私信问!!yay!

昨天开始学在泳池学自由泳翻身,发现虽然很喜欢gym的泳池但是完全没有深水区,所以不太过瘾(才游了几天就口出狂言了😆 )上网查了查然后给自己默默制定目标,等明年夏天健身房1年到期的时候看看自己够不够去报个us masters swimming club。行的话就考虑不去健身房而是转换战场了!

我不负责任地猜想,要每个workout能游到2000米不会死,才算水平够吧(目前游600米不会死的我喃喃自语。。。掐指一算。。。那十个月的乌龟timeline也不过分。。) :blobcatreach:

最爱kicker toy,睡觉也要被kicker toy环绕的大猫!

@Gothamfufu 再来发个大猫友情模特照。今天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大猫的颜色过于饱和(太橘了啦!!!🟠 ),所以做首饰模特不太合适。。。辛苦模特!!!所以看官们想要看更加能够体现这些耳环美丽程度的照片,让我推荐浮浮的店铺:etsy.com/shop/FloatingFloof?re

*This is an outdoor show with table/bench seating on a lovely patio!!!

Show thread

洛杉矶的象友们!给大家强烈推荐一个下周五在LA的脱口秀现场演出。链接在这里:eventbrite.com/e/390719932837

演员里面的Zeo Niu是我的朋友,我去过她现场的演出,特别好笑!!!如果想要去体验现场的象友可以告诉我,我应该可以要到promo code! :blobcatreach:

碎碎念一个大家可能都知道的,但是我昨天读书才幡然醒悟的两个词背后的落后性别逻辑,大家习惯说男的”娶妻“,女的”嫁人“(也有很偶尔说嫁夫,但在我基本没见到过)。男的娶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妻子“身份大过于”人“的身份的,人。

而女的,是和一个”人“结婚的。这个男人,结婚了之后还是一个人为先!而不是就变成一个人的丈夫为先了呢!!

好气!不过因为这个气的话岂不是我要每天气不完。算了就默默记下来吧!

Whiskey404 boosted

感觉成为大人的瞬间:当我在工作邮件中用到“let's sidebar on this”

Whiskey404 boosted

“统一台湾是中共的政治议题,不是中国人民的大义。中国人民的大义是把铁链女解救出来;中国人民的大义是让唐山烧烤店打人案件大白天下;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二舅获得残疾证,让他老有所依;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捣毁每个城市里的红楼,解救我们做性奴的姐妹;中国人民的大义是把房子还给烂尾楼的业主,把存款还给储户;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每个人有工作,让每个人的工作有尊严;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每个孩子有快乐的童年,让每个老人有安稳的晚年。把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让中国人民走出监控。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人民的福祉,不是政党的政治的议题。”

Whiskey404 boosted

因为今年夏天好些朋友来 #seattle 玩,这两天更新了去年写的本地游玩quick guide,加了很多国家公园的概览信息。

欢迎大家来西雅图玩! :blobcatglowsticks:

mavismeow.notion.site/Welcome-

Whiskey404 boosted

那种“激进”的中国女权主义好像共产党的复制品:ta们不致力于改善真实的女性处境,让每一个作出不同选择的女性都可以获得公正的对待,但ta们热衷于审判每一类女性,你这样是婚女,你这样是恋爱脑,你这样是服美役,你看这样的同人文是被父权洗脑,你们的思想觉悟统统不够深刻,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都应该被打倒。

Whiskey404 boosted

原来飞屋环游记的原型就在西雅图西边的Ballard (以前是个city ,后来合并给西雅图了),到现在那房子还在呢。但其实屋主是个老太太,叫Edith Macefield,俄勒冈人,会英法德语,没成年就隐瞒年龄参军去了欧洲,回美国以后就一直在西雅图的一个牙科诊所工作,结过四次婚,有过一个儿子。她比后三个丈夫和唯一的儿子都活得长。85岁高龄时死磕建商,成为本地平民英雄。最后如愿以偿,死在自己的家里。
动画片里,精彩一生的强势老太变成了一个深情老头。女性的精彩又被偷给了男性。一个爱冒险的女性对抗世界的故事变成了一个温情小品。
Ps.有的人会说飞屋环游记立项是2004年,比Edith 对抗建商早两年,但立项只是有这个项目,故事是会改的,看照片就知道了,动画片最后那个画面几乎就是照着照片描的。2009年上映时,片方还去原址屋子绑气球造势。

Whiskey404 boosted

中国人参与集会游行使用政治权利不就是文化挪用吗?

昨天的我为什么和今天的我过不去,报了节大早上的”Best Butt Ever”健身课。我不知道我的butt有没有变成best ever,我只知道我上得快要昏过去了,然后周围人下课了都活力四射蹦蹦跳跳。

现在我又坐在泳池边歇着,犹豫今天要不要下水了。我感觉我走路腿都在抖!我真是太弱鸡了🥹

Whiskey404 boosted

今天游泳没带apple watch 好亏啊(不是

Whiskey404 boosted

看前面🐘友提到梁红玉,突然想起一位清代女性,她的名字叫孙荪意,字秀芬,一字苕玉。

她的人生与同时代的女性并无多少不同,早早嫁人,生育,三十七岁离世。没有如一般我们想象中的跳出既定框架,也没有何等才华横溢。她得以在历史留下自己的名字,是因为她编写了一本书——《衔蝉小录》,在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之中,记录下了所有关于猫的文字。

我们时常会记住的历史人物,往往都有所谓事迹,不一定要惊天动地,但好像总该对当时的社会产生或正面或反面的影响,才值得被记录。那时的人们也总盼着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姓名。

孙荪意不一样,她追求的也不是青史留名,她只是单纯爱猫而已。

不知大家能否想象这样的画面: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家中的院前院后总能看见几只肥猫的身影,书房之中是一个又一个的书架,上面是多得如满天繁星的史书、诗集、文集、笔记、小说、地方志……到十七岁那年,孙荪意突然立下了一个志向,她想为猫做一点事,或是立史、或是正名,书房里便多了一个埋首书山的少女。

那是清中叶的浙江会稽,或许已有所谓资本主义的萌芽,但整个社会的风气却未必有多少变化。得益家庭的氛围与自身的才气,也会有老师上门教导读书,偶然或许还有女子诗会,女红、女德恐怕也还是要学。

我们无法得知其中发生了什么,孙荪意又是否会有过何种抗争,但十七岁到二十四这七年,在充满着整个世界的猫猫陪伴下,她终于是编完了这本书。

自序之中有这样一句话:何妨与鼠同眠,窃恐化龙竟去——猫猫们与老鼠大被同眠也无妨,最重要的人和猫可以长久相伴,谁也别离开。

但孙荪意终究还是成婚了。只能盼着,曾经朝夕相伴的猫猫们,或许也能继续相随吧。(“幸运”的是,婚后的生活应该是幸福的,丈夫是浙江的贡生,与会稽的家隔了一条钱塘江,孙荪意喜欢游山玩水,夫妇二人也常常一同出游。

这本书最终的面世和几个人有关。孙荪意兄妹二人感情很好,她离开之后,哥哥特意整理好书稿,带给了孙荪意的儿子,最后合力完成了出版,以此作为纪念。哥哥也为本书写了序,记录了妹妹的生平。

此外这段历史得以被看见,还和2017国家图书馆公布了一批数字古籍有关,一位叫陆蓓容的编辑发现了这本书,最终才有了这本《衔蝉小录——清代少女撸猫手记》的出版。

附图源于以上这本书。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