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来象之后心态平和很多,能够好好说话之后也不太好阴阳怪气那一口了。由此可见王高飞真是个贱人,活生生把我逼成一个精神层面上的变态。感谢象上愿意好好说话的大家。

Pinned post

有跑路念头和方向之后为此地的腐烂感到悲伤和愤怒的时刻少了很多,可谓一种心理安慰。但是其他人呢?我若是没能离开呢?我贫瘠的同情心已经不能承受那些设想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找个理由骂一下习近平:

众所周知大学里专业课课本都比较贵,想省钱的同学们一般会去买二手,我到了要把东西处理掉准备毕业的阶段,就想把用过的书卖出去。
今天联系了一个学弟把我们一个寝的课本出掉,出了5科。学弟拿到之后发现有三科换新版了,我俩顿时无语凝噎。学弟还很小心地问我是不是所有教材都换得那么频繁。我说不是的,这里面有几本书都是三手四手了。学弟很崩溃,他想收第七版的数电,但是根本收不到书,现在用这版书上过课的大概只有一届的学生。
回想起来也就大二的时候老师说了一句我们的课本接下来要重新编。
工科课本,教的基本原理几百年都不变的,要改也是改什么和人文有影响的或者非技术因素之类的。再联想到那些年大吹特吹什么自信,估计就是想在课本里夹屎才改的版。
气死我了!书出不出去少了至少一顿的饭钱啊!

新疆的交通不是全停了吗,我那个新疆的室友说村里的大学生出去可以,要学校开接收证明。学校哪里有权力开这种东西,估计到明年毕业的时候都回不来了,一举回到介绍信时代。
另,她把她们那边社区的消息发在我们寝室的群聊里,过一会儿就撤回了,上面有命令消息不准外流。

10月1日,《极乐迪斯科》制作组ZA/UM文化协会宣布解散。此协会起源于《极乐迪斯科》的几位创始人2009年在爱沙尼亚发起的一场文化运动,之后为争取投资,ZAUM UK公司成立,并接管了《极乐迪斯科》的版权。去年年底,几位主创全部出于“非自愿”原因离开ZAUM公司,时至今日,可以说《极乐迪斯科》这部作品本身的生命已然走向终结。ZA/UM的第一创始人Martin Luiga撰文称,“解散该组织的原因是它不再代表成立之初所拥有的精神”,而落款处的地址,是塔林精神病学诊所住院治疗中心。
虽然不是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也不想说太多怀念的话语,但此刻我想起,ZA/UM这个名字原本的含义:“Z”代表人阅读时眼睛的运动轨迹,“A”是爱沙尼亚语中“爱”这个词Armastus的首字母,“U”代表“你”,“M”则是“the hum of the blood”,血液的嗡嗡声;连在一起,意为“阅读和爱让你的血液产生嗡鸣”。始于反抗,终于反抗,《极乐迪斯科》这部作品迎来了一个最极乐迪斯科式的结局。

“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
Un jour, je serai de retour près de toi.

ZA/UM解散声明:medium.com/@martinluiga/the-di

因为要交手写版打算用平板在PDF上写完直接打印,spen笔尖上的毛都磨光了……

海豹:我靠,青岛石老人裂开了。
我:嗯嗯?石人……黄河……天下那个……
我:我好像一个被关键词污染太多的大数据抓瞎AI

唉哟我去了我造了什么孽上小红书看到问章泽天为什么不离婚底下评论区说人日子过得可美了,要钱有钱,要事业有事业,要交际圈有交际圈,正确做法应该多生几个说不定刘强东一愧疚会给她更多钱。我的天哪这福气给你要不要,祝你也遇到这样的老公尊重祝福直接锁死。我就困惑起来了,章泽天真的有事业吗?能自己拍板做决定不是挂在名下出事背锅的那种?(这我真不知道上来问问)虽然人不结婚家里也够有钱的了但她的钱是自己的还是刘强东妻子的?她的交际圈是自己的还是刘强东妻子的?退一万步,怎么总觉得自己是奶茶,有没有可能你会是婧尧啊?你有婧尧勇敢吗?
看完退出去马上点不喜欢,少给我推这种粪坑帖子。

今天学校凄风苦雨,居然还要人跑老远去做核酸,鞋子袜子都打湿了,回来搓袜子的时候狠狠诅咒ccp

我们班女生就回来我一个,她们的毕业生推荐表要我代劳(手腕毁灭者预定)

明天线上线下同时开课,决定把线下的翘了在宿舍同步上网课。真是没力气跑大老远的去上课了,反正校门出不去外卖也没法点的,仅仅是出门上课是不会给人“情况好起来了”的感觉的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