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lcinea boosted

昨晚和象友留言说我认为新中国没有一种职业是可以让两代人都搭上顺风车的,这个是我观察的生活经验。我爷爷辈有人大学生,当了小官,然后文革来了因为他写过一副毛笔字就被批斗整改;在譬如粮食局工作的一夜之间不用粮票了人也失业了;父辈大国企员工,世纪初半强迫下买断(离职)了,给你一笔钱就此结束,起初承诺的后续保障也就执行了七成吧;家里下海经商的去年倒闭了,做医生的发不出钱了,公务员的天天都想离职,做码农的年初被“优化”了,留下我还在读书的一年也要颓七八次。
形势的力量之大,绝对不是个人能扭转的,中国就是有什么甜头都持续不过20年,这个时间甚至连一代人的工作年限都撑不住。没有铁饭碗,我外婆总说天下没有铁饭碗,因为“皇帝除了自己的金饭碗,他想砸谁的碗就砸谁的碗。”

弱弱问一句雷曼兄弟三部曲看之前需要做很多功课吗?对那段历史不了解,担心自己看的时候跟不上节奏……

Dulcinea boosted

请记住这句话
女性失权只是开始
一个女性失去堕胎权的地方
会把儿童当成完整的人来尊重抚养?
会把老人当做跟青壮年有同等权利的人对待?
残疾人呢?彩虹群体呢?书呆子呢?内向人呢?
当人成为容器成为工具,那将是一场浩劫
因为人会分成真正的人和不真正的人
这事儿谁说了算?普通人、贫苦的人、弱者,能说了算吗?
接下来会有大量国男以美国女性失去堕胎权来看笑话和论证“中国女性地位已经很高啦”
这种人不用辩驳,只说一句话
“既然知道没有堕胎权是倒退,那中国有这么一天你敢站出来说不吗?”

买了文明6,听说也是个杀时间利器。来,试试看

Dulcinea boosted

实在是无法接受核酸变成必做事项,像洗衣换床单扔垃圾一样变成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好恨自己活在病态的桎梏里

Dulcinea boosted

路见不平的见义勇为,和看见不公振臂一呼,同出一源,都是对公义的追求。中国政府不可能在忌惮后者的同时还能留下前者。

谁能告诉我Ford v Ferrari为什么能这么蛊啊......

Dulcinea boosted

Political Depression一下 

说到航母真的很悲哀很好笑 :11130: 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艘航母是乌克兰人给你的瓦良格号,别说人家没钱只能贱卖,同期一并给你多少俄国人死都不给的技术,然后你现在在干什么。前几天我空间和朋友聊天里狂传那个乌克兰士兵的手机搜索内容,不论真假,看完后好崩溃,更崩溃的是看到一些人的反应,为什么笑,地狱笑话首先要好笑,这种好笑在哪里啊,就是你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人被送上战场啊为什么要笑,好恐怖好恐怖。这几天考试期间,明明很努力地试图love&peace,但避无可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因为这些人就在我们之中,甚至就是我们的一部分,避不开,只能去看,然后记住他们,不要做他们那种人。

Show thread
Dulcinea boosted

@Dulcinea 真的 说起来我看到的也是 …
而且我还观察到的很多工人师傅都是夫妻店。工资怎么开的我不知道,反正男的做事女的也做,不过男的是主力。但是女的得做饭

还有一个浅薄的观察就是负责装修的一般都是女主人。
装修过房子的象友应该都知道这个过程何其繁琐。一开始,你要和装修公司讨价还价,还要跟施工师傅斗智斗勇,要学会分辨水泥是否变质,防水涂料是否刷得万无一失,电线的线路是否合理。这些完成之后你还要去市场,定制衣柜,买沙发买床垫买电视柜,买集成灶买油烟机买冰箱买洗衣机。这些不是简单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问题,买之前都要做大量的功课。以定制衣柜为例子,买之前你要想明白这些问题:板材的材质要塑烯板还是欧松板,是E0标准还是E1标准,厚度要多少厘,表面材质是肤感或是哑光或是亮面,颜色怎样搭配才好看,价格在哪个区间才算合理。搞清楚这些之后还要和商家谈价格,要能看明白自家户型的平面图,知道房间的具体尺寸,五金件是否要单独计价,最后磨破嘴皮讨价还价以得到最优惠的价格。安装的时候更是要全程监工防止工人敷衍了事。
我所见到的女主人没有人是相关行业的业内人士,但她们都一点点摸清了装修背后的规则,弄清楚了建筑材料的特性和价格,对当下的电器市场了如指掌。我跟着她们跑来跑去逛市场简直觉得她们简直是一群超人。
男人呢?装修期间见到的唯一一个到过现场的男业主,用贵到离谱的价钱买了一套很丑陋的抽油烟机,这家的女主人不满意,男主人遂和她大吵了一架。完。

Show thread

这几天跟妈妈跑装修,学到的生活知识大概比过去二十年加起来还多。

Dulcinea boosted

B-Side :
在医院门口流血到流产的西安孕妇。
➡️ 西安卫健委责令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停业整顿3个月。而“凭核酸证明入院”继续执行,未做任何调整。

郑州水灾中被瞒报的130多条人命。
➡️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职;副书记、市长侯红降级处分,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
讽刺的是,徐立毅毕业于杭州大学地理系地理专业。

电视上嘴角微扬,贪污4亿的贵州政协委员。
➡️王富玉死缓。“...论罪应当判处死刑...能够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所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被亲生父母贩卖的石家庄少年刘学州服药自杀。
➡️家属起诉网暴致死、被贩卖、被猥亵案。截至今日无进一步消息。

平顶山的那个男孩
➡️他消失了。

被铁链拴着的徐州的母亲,乌衣你又在哪里?
➡️她们消失了。丰县公安局孙楼派出所所长任鹏当选“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在上海自己工作的医院门口活活憋死的护士。
➡️东方医院一则讣告:“xx同志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她的去世是我院的损失,...深感痛心...诚挚慰问!“

被郑州政府(again?)赋红码的村镇银行存款暴雷的受害者。
➡️河南省纪委将线索转交河南省卫健委自查。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侯红,正是因郑州去年水灾被降级处分的郑州市长...让人忍不住说一句,Again?!

唐山夜宵烧烤时被无故骚扰暴打的女孩子。
➡️她们好像也消失了。唐山掀起扫黑除恶的“雷霆风暴”。

以上是中国2022年的上半年(的不完整叙事)。

Show thread
Dulcinea boosted

#Hamilton 将是德奥近年第一部永远不会有马三伯和乌豆的音乐剧,我感受到了久违的舒爽,太快乐了德奥多久没给我纯粹的快乐了!

bilibili.com/video/BV1eS4y1e7D

四世同堂话剧(含负面评价) 

其实到现在看到四世同堂的话剧还是会感到很惋惜,当初连看三遍原著抱着极大期待去看的话剧(官摄),简直像当头给我泼了一瓢冷水。讲实话,我看完确实觉得话剧不及原著万分之一的神韵。
但是导演选秦海璐演大赤包儿,选辛柏青演冠晓荷真的太灵太灵了,尤其是秦海璐,她第一次亮相我只觉得和想象中的大赤包儿不甚相符,但是演完第一场戏我就确定这就是我想看到的东西,演得很用力情绪满到快要溢出来,好到我和亲友连连点头称赞她的爆发力。辛柏青的冠晓荷更偏向展示冠晓荷的精致和优雅,奸诈小人的那一方面倒是被弱化了,和我的预设反差很大但很合理,脱离上帝视角冠晓荷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形象。
除了这两个演员其他的地方都很糟糕,简直可以说是一塌糊涂。祁瑞宣是我当时最喜欢的角色,我看到黄磊的表现之后很多天都咽不下这口气,毁戏毁到我难受。而且故事线的推进好凌乱,我看过原著都感觉有点懵。
当时看完觉得很出彩的一场戏是黄包车满舞台跑那一段,现在想想也就那样,我夸不出口。
我理解戏剧和文学有不一样的表现力,但是这个话剧我真的觉得既没有展现属于戏剧展现情绪的优势,也没有抓住原著里真正动人的地方,很不伦不类。我看不上这个剧,但任何一个喜欢四世同堂原著的人错过秦海璐的大赤包儿我又会觉得遗憾,所以每次安利给别人都诚惶诚恐纠结万分。
写到这儿又想去重温原著了,我太喜欢老舍借祁老爷子写出来的烟火气了。还是希望在未来有人能把这个长篇小说改编好。

Dulcinea boosted

想了想还是要说:社会舆论不断强调【“男性有绝对力量”“再强壮的女性也打不过同等体格的瘦弱男人”“女性的睾酮低很难变强壮”】这类说辞,是专门针对女性的“恐吓”,属于一种“赶羊回羊圈”的做法,这种做法在大众媒体上最为盛行。

在大众媒体上,尤其是影视剧中,一直充满大量冗余的女性遭受暴力或性暴力的镜头、情节,举个最典型的例子,大部分恐怖片往往集中注意力迫害一个女主角。除了迎合主导市场的(喜欢女性的)男性的口味,男权世界还喜爱和享受看一个女人被吓得尖叫失控跌跌撞撞满地乱爬,最后被杀害或被男人拯救,因为这种叙事让男性感到powerful,感到凌驾在女性之上(多数男观众因此对女性嗤之以鼻:女的遇到事就会乱叫乱喊);同时对女性发出警告:你是很弱小的,所以要有自知之明,要顺从不要反抗,等你的丈夫/兄弟/父亲来救你。这种社会文化最后起到把女性赶回家庭、赶到男性身边的效果,俗称“赶羊回羊圈”。(这个论点我是在一篇论文中读到的,但太久远找不到了,只记得是关于narrative analysis的)

与此类似的,新闻中也有这种叙事,故意用夸张、猎奇手法描绘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可以对比同一个媒体对同时期其它暴力事件的报道,看看是这个媒体的风格,还是这个媒体针对性别暴力的手法),编造本来不存在的性暴力细节,不断对女性发出“女性独身很危险”“女性有男性陪同安全性更高”的警示等等,都是起到“赶羊回羊圈”的作用。

这种叙事对性少数、少数族裔也是通用的,从九十年代到现在西方的性少数一直批评西方影视过度专注于刻画悲惨的性少数形象,性少数在荧幕上只有被歧视和被虐打虐杀的命运,这实际上是在恐吓性少数:你“坚持做性少数”是没有好结果的。1999年的跨性别电影《男孩不哭》因其结局过于悲惨饱受这种批评,但由于该片是真实事件改编,所以最后批评不了了之。《杀死伊芙》的结局也因此被批评为“没有新意的恐同”,因为它篡改原著结局杀死主角,仿佛在告诫性少数“喜欢同性不会幸福”。

Dulcinea boosted

中国人的新闻取向,就是一旦有什么辱华的要打仗了小消息热度不大的他们反而知道和传播得最快。
然后你一问唐山徐州这些事,他们be like什么啊?没听说,这种事到处都有,不止中国有啊,你别天天看负面消息。

啊啊啊啊竟然真的出了新的机演视频,虽然看起来黄蜂女比小骑士还要难操纵……但不管怎么说,TeamCherry,赶紧发售,我立刻就要玩到!

Show thread
Dulcinea boosted

今天读一位生于1940年的女人写给未来的女性主义者的信,时代不同了,但是第八封讲姊妹情谊的信我仍然非常需要学习:

1.姊妹情谊是一种理想,还不是一种现实,女性主义者内部也不存在闺蜜关系网。

2.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 sex and gender 的人会自动尊重女人,不要神化一种性别。(不过惨的是作为女性主义者你要假装你并不恨女人。)

3.宽容。宽容会低头的女人,也宽容烈女,因为女人被认为是不会反击的,而她们都已经在反击了。

3.1你没法像尊重自己一样尊重你的姊妹,是因为你并不够尊重自己。

3.2记住你对女人的期待比对男人多,但女人掌握和能够分享的权力都比男人少。

4.信任、支持和爱一个女性主义者,不会让她成为你渴望拥有的那个母亲、姊妹或女儿。也不要沉溺于这种支持带给你的荣耀感,虽然作为女人,你已经习惯了与有荣焉。

5.受苦不等于为运动做出了贡献,也要尝试不用自己在受苦这个理由来解释或者正当化你对他人不自觉的伤害。

以及,先锋是和过去切断联系的人;开战不意味着能见到战役的结局;英雄气概是唯一可行的女性主义替代方案。

书是2019年在大稻埕散步时买到的,是1999年女书店出版的女抒herstory书系。不知道在怀念什么。

Dulcinea boosted

一向不评论社会时事的狗逼明星们接二连三地站出来谈唐山打人,各媒体也把此事的节奏带得飞起,然而近期发生在别处的社会恶性案件却完全没有得到媒体或各大KOL的讨论(如6/10上海金山砍人)。很难不怀疑中共是要以唐山事件作为“开端”再来一次严打运动。
我平时还挺喜欢看各类说案的YouTube影片的,中国有非常多冤假错案都发生在80-90年代的严打时期。一切刑事案件从严从重从速办理,甚至有好几个案子的嫌疑人从被逮捕到执行死刑不过一周的时间,物证都没有就给定罪了。最后翻案无一不是因为多年后该地公检法换届,才得以重新调查(比较出名的比如呼格吉勒图案和聂树斌案)。
中国任何允许宣传的东西都是政治挂帅的,如今这么多公众势力讨伐唐山打人者、却对他处的暴力事件选择性忽视,我只觉得又一场运动正在来的路上。
(没有任何同情唐山打人者的意思,他们活该)

Dulcinea boosted

各位男性网友想要真的支持女性的可以去男性为多用户的网站论坛上看看,甚至在自己的群里,看到有侮辱女性的发言就怼回去。我不相信你会找不到发挥的机会。

您会发现:
1)谈论女权会被封锁删帖禁言
2)怼侮辱言论会被反过来网暴漫骂

在一个连”女权”两字是禁忌,公开批评不道德行为会被惩罚的社会,支持女性的第一步都被封死了。你可以感受一下。我也不认为身为男性就能规避以上两个障碍,但有男性站出来在网络空间发声在推动传播女权思想是必要的。

接下来,你需要一辈子坚持面临被各种禁言,被网暴的威胁,甚至被一些女性误解怀疑。

支持女性在国内不会为你赢得勋章,反而你身份会被放上父权的通缉墙。你会遭到同样来自男性和权利的暴力,要将你泯灭的那种暴力。因为在他们眼里,你就是女人,你必须被毁灭。

如果你不觉得这是你可以承受的压力,这是你值得为之努力的信念,觉得这太危险了太难了,退一步说你不想一辈子都这么愤怒下去,那拜托就不要再说什么 “我支持你们,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 。也许你可以是个好“男人”,但不是一个正常意义上的好“人”。这种假支持也只能骗骗自己,自恋一把罢了。

很多人这时候如果被要求多做点行动,还会反问:“我都已经说支持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上街游行吗?” 没说要游行,都没开始讨论如何一步步实现,但对方已经不愿意了。这就是假支持。

这些假支持者,和沉默不语者一样,是暴力与不公平的纵容者,你根本不是那少数好人,你就是父权社会沉默的大多数。

Show older
Mastodon 🐘

A general-purpose Mastodon server with a 1000 character limit.

Support us on Ko-Fi Support us on Patreon Support us via PayPal